Issue

秀場街拍怎麼了?淺談 Street Style 這場「時尚界全民運動」的更替興衰

Adam Katz Sinding 以有些殘酷的說詞剖析街拍攝影師的悲哀:「我丟了許多工作,即使我已經報出不及行情的價格,(薪資) 不斷被沖淡,被『你如果不接雜誌的案,將會有願意為他們免費拍攝的小孩出來接案』的事實給沖淡。」

 

每一季的時裝周發表期間,各大雜誌除了報導品牌活動、服裝秀、秀後派對等資訊以外,另一個與「Runway」近乎同等重要的「Street Style」也佔據了許多重要版面,光是觀看秀場外搔首弄姿的街拍達人以及簇擁在他們前方的數百位攝影師,這樣的大陣仗便說明了秀場街拍的對於時尚界的影響力與重要性。

 

 

然而,雖然秀場街拍的地位目前仍看似屹立不搖,許多街拍攝影師卻已經開始感受到風向的改變,並且積極尋找更多元的服務項目;部落客們也將觸手伸向更豐富的社群經營層面,以發展出更為穩定的收益來源。在這些街拍大隊蠢蠢欲動的變革之下,讓我們再度回顧秀場街拍的異軍突起,以及揭露這項「時尚圈全民運動」的衰落進程。

 

 

 

街拍文化崛起,全憑線上雜誌發展

秀場外街拍文化之崛起,可說是在一夕之間獲得時尚圈所有人目光的關注,而這個時裝周期間的全新活動,全是由網路時尚雜誌媒體所開啟的篇章。第一波開始發布秀場街拍的線上雜誌群《the Cut》、《Vogue》以及《 W Magazine》,最一開始期望以即時的街頭穿搭實況吸引讀者眼球,卻沒料到逐漸將秀場街拍的地位哄抬至時裝周不可或缺的一環。

而到了現在,發佈秀場街拍不再是線上時尚雜誌的專利,許多網購平台如 Net-a-Porter 也逐漸建立起自己的街拍圖庫,以刺激渴望追求流行趨勢以及創意穿搭的消費者購買商家分類好的商品;而 Instagram 也成為許多獨立攝影師發佈即時街拍的最佳平台,秀場街拍資訊可說是遍佈各大網站與社群的每個角落。

 

 

街拍攝影師迅速受到重用,收入直跳美金六位數

《Vogue》十分知名的火紅街拍攝影師 Phil Oh,曾經在接受 BoF 採訪時形容他從事街拍攝影的早期歷程:「一切都發生得很快,我從什麼都拿不到,躍升至六位數收入。」身為時尚產業中的第一代街拍攝影師,Phil Oh 過去只是將自己的街拍作品發佈在他的個人部落格 streetpeeper.com,直到《Vogue》與他簽下了令人稱羨的時裝周合約。在那個時期,許多雜誌都紛紛聘請大量街拍攝影師,就為了捕捉到時裝周檔期之間每個城市、每一天的每一套吸睛穿搭。

😳😳😳 @JosephineSkriver 🔥🔥🔥

A post shared by Phil Oh (@mrstreetpeeper) on

@chroniclesofher_ gliding by in @gucci

A post shared by Phil Oh (@mrstreetpeeper) on

 

 

街拍增加許多部落客的能見度,讓臉孔更有曝光機會

秀場街拍的興起,也帶動了許多部落客的走紅,生長於巴黎、來自倫敦的部落客 Camille Charrière 就是最好的例子,她敘述自己的臉孔曝光於媒體之下的經歷:「我曾是那些不屬於時尚產業、卻被拍攝到的女孩之一,曝光為我帶來了龐大的效益。《Vogue》、《Harper’s Bazaar》 與《Elle》等雜誌刊登我的照片,即使我的名字並不一定會被列出,人們仍然不斷談論我,而這代表了品牌迅速地找上我並且想要與我合作。」

Commuting to the shows like .. ⛸⛸ #theyseemerollin — Ph. @lefrenchystyle

A post shared by Camille Charrière (@camillecharriere) on

Croissant à la moutarde 🥐🍯

A post shared by Camille Charrière (@camillecharriere) on

在頻繁出現於秀場街拍版面以後,Camille Charrière 與多元領域的品牌合作,Mango、Swarovski 以及 Net-a-Porter 都成為了她的合作對象。對於此一現象,她說道:「在建立起自己的名聲以前需要耗費很多時間,而這些具有響亮名聲的品牌只願意與在產業舉足輕重的人們合作。」在時裝周期間, Camille Charrière 可以為單篇置入性行銷的貼文收費幾千美元,而這樣的收入卻也可以因為與品牌的關係密切程度有極大差異。

 

 

街拍攝影師過多,市場逐漸呈現飽和

近期,街拍攝影師們提出街拍市場飽和的聲浪卻不容忽視,這樣的狀態不僅肇因於越來越便宜的攝影器材價位,促成了「只要有相機、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代來臨,更使得入行門檻愈趨降低;人們分享資訊的自由度與即時性被社群媒體無限上綱,也使得需要等待雜誌刊登街拍作品的攝影師們地位受到威脅。

知名街拍攝影師 Adam Katz Sinding 在 2011 年搬至紐約定居以後,便將時尚街拍攝影這個興趣轉為職業,穩定地為《W Magazine》、《Allure》拍攝時尚街拍專題。Adam Katz Sinding 以一席感嘆形容他對秀場街拍景況的觀察:「比例絕對是失衡的。當我開始這份工作時 (街拍攝影師) 只有不到 15 個人,現在一場大秀場外卻可能有超過 250 個攝影師。過去較為輕鬆,因為攝影師及看秀的人都較少,現在攝影師人數卻遠多過被拍攝的人。」可以感受到這個產業當中充滿龐大的競爭壓力。

Adam Katz Sinding 又繼續追憶,過去紐約時裝周排山倒海的工作量總是讓他感到崩潰,直到雜誌社開始刪減預算時,他才驚覺這個時尚街拍領域帶著不可預測的前景。他以有些殘酷的說詞剖析街拍攝影師的悲哀:「我丟了許多工作,即使我已經報出不及行情的價格,(薪資) 不斷被沖淡,被『你如果不接雜誌的案,將會有願意為他們免費拍攝的小孩出來接案』的事實給沖淡。」短短的話語間充滿了對於時尚界雜沓步伐的無奈。

 

 

Instagram 的個人化與即時性,讓雜誌逐漸改變策略

《the Cut》的總編輯 Stella Bugbee 也以雜誌立場解釋秀場街拍的現狀,她說道:「我們從令人窒息的時裝周街拍實況當中退下來一點,主要是因為 Instagram 的興起,使得『明星』們能夠自行播報自己的穿著打扮,且時尚網站也能用 Instagram 動態發佈無所不在的消息。」

Stella Bugbee 坦承,對於雜誌來說,時尚街拍已經不再像五年前那麼舉足輕重了,時尚雜誌產業失去了能夠「擁資訊自重」的特殊性。

A post shared by Gigi Hadid (@gigihadid) on

@reebokwomen #perfectnever 👟 #ad

A post shared by Gigi Hadid (@gigihadid) on

 

 

時尚雜誌界的應變:編輯出專業化意見,取代海量投擲資訊

那麼雜誌界如何因應及填補被社群軟體剝奪的內容呢?許多時尚雜誌開始以「經過嚴謹編輯的線上圖集 (tightly edited online gallery) 」來重建影響力,他們透過搜羅即時的時尚街拍圖片分析出當季流行趨勢,並以時尚編輯的獨到眼光精選出值得關注的穿搭,以「專業化意見」取代過去海量投擲資訊的發佈方式。

《W Magazine》更透過將街拍攝影師送往新興時尚城市 —— 如東歐的提比里斯 (Tbilisi)、東京、以及北歐的奧斯陸 (Oslo),以創造獨特的街拍風格故事。《W Magazine》的數位視覺編輯 Biel Parklee 說道:「我們總是不斷討論可以怎麼發展街拍以外的東西,以及我們可以從街拍當中提煉出什麼。」

 

Photos: the Cut

Click to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To Top
A Day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