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The Femin 專訪:25歲的魔幻歷程,從香港女孩到金像提名演員 ── 陳漢娜 Hanna

歲月就像是一場無休無止的解密路程,然而一路上卻沒有所謂正解,隨著成長與歷練淬煉出來的答案,可以有百百種。

ハンナ hanna,不少透過社交平台認識她的人,都一度將她誤以為是日本人,無他,剛好在厭世臉盛行的時間點為人所熟悉,很「東京」的打扮再加上 Instagram 上的片假名稱謂,儼然就是我們在日雜上常看到的亮眼時尚女孩。某個雨後晴天,The Femin 團隊就迎來了這個她,香港演員陳漢娜。

 

當青春被盡數揮霍,最瘋狂的是你從沒為自己任性一次。

 

 

魔 幻 歷 程  陳漢娜

念廣告設計出身的 Hanna 在就讀大學期間被攝影師發掘,誤打誤撞的成為了模特兒。畢業後的一次試鏡機會,則讓她從此步上了截然不同的演員道路。在從未有過任何演出經驗下參演的首部電影《殺破狼·貪狼》,就遇上了古天樂和林家棟等大前輩,後來更憑藉這部作品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對於初出茅廬的女生來說,無疑是一場如夢般的魔幻歷程。

Top and skirt,VILLA XRWA. Earrings,CULT GAIA from net-a-porter.

 

 

生 而 為 人 , 一 切 沒 有 絕 對

作為內向型人的一員,她的話並不算多,但會很認真的思考和回應,仿彿也是在回溯自己的經歷一般,向我們娓娓道來這數年的種種。她說,成為演員是計劃之外,從小到大都沒有想過這個選項。「剛開始(當演員)我甚麼都不懂,但我覺得生而為人,一切沒有絕對,每個人都可以有很多的可能性。」。

在這個行業裡,大家都會有一個心態就是覺得「不夠」,會不斷去想究竟怎樣才可以做得好,怎麼樣才能夠突破自己。「我自己覺得演戲就是這麼一回事,是學也學不完的。」像她這樣喜歡電影的人,有機會成為演員,從最近的現場去了解這個產業,的確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體驗。

Dress,VILLA XRWA. Earrings,Annie Costello Brown from net-a-porter. Shoes,ROGER VIVIER.

 

 

「 不 要 怕 别 人 看 不 到 , 也 不 要 去 表 演 給 誰 看 。 」

「我以前挺膽小的。」Hanna 如此說道。但偏偏,演員就是這樣一份極為需要膽識與自信的工作,對自己的很多質疑和自信不足,也只能迫自己悄悄隱藏起來。「一旦下定決心做演員,就不能臨陣退縮。因為電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而是命運共同體。」她說,大家都付出那麼多,要是因為膽怯而退縮的話就會對不起一些相信你的人。

Top and skirt,ANIRAC. 

入行後,Hanna 開始上演技課接受正式的培訓,當中就有句話讓她感受特別深:「不要怕别人看不到,亦都不要去表演給人看。」。因為做演員經常會懷疑自己,比如說「剛剛的鏡頭做得好不好?」,但若你的出發點只是想表現給人看,那並不是用心,只是想被看到。演戲其實跟人生是很像的,做甚麼都好,不要怕别人看不見,你付出的努力,終有一日會被看見,即便只得一人,也是好的。

 

 

瘋 狂 , 就 像 硬 幣 的 反 面

活在處處壓抑的城市當中,瘋狂也漸漸成為為人所探究的一個問題。每個人都會有瘋狂的那面,或是一個這樣的狀態,瘋狂不一定是伴隨著後悔,反而更多的可能是能成為一個情緒的宣洩口,瘋夠了,心自然就舒坦了。「我覺得瘋狂跟自己只是一線之差。我經常是處於一個很矛盾的狀態,可以瘋瘋癲癲,也可以很平靜,就看我自己要不要去跨過那條界線。」Hanna 如此說道。

Jacket,STAND from net-a-porter. Top,MIU MIU from net-a-porter. Jeans,Chloe from net-a-porter.

「做過最瘋狂的事是… 做了演員吧。」她笑說。作為一個熱衷於幕後工作的人,其實也曾有過「為甚麼我要做演員?」的自我疑問,當初完成《貪狼》的拍攝後,她甚至也想過還要不要繼續去當演員,因此而考慮了很久。「這個職業需要全心全意的專注,不可能抱著有空就參與一下的心態,那是一種長期的狀態。」,而另外的掙扎點,來自於對成為眾人焦點的懼怕,直至後來逐漸表演這回事,才感覺自在一點。

 

 

「做自己」和「任性」之間,是原則

兩年前,在沒甚麼積蓄的情況下獨自去日本生活了三個月,回想起來也算是一種任性。希望可以在當地體驗生活,透過當地的中介公司接模特兒工作,結果卻遠不如預期,一直處在standby等工作的狀態,人開始緊張焦慮,不知道該怎麼辦。「原來沒錢沒工作是一個這麼大的壓力,在那邊是由零開始,租金和交通等生活費又挺貴的,當時日文也不大流暢,發現學過跟實際應用完全是兩回事來的。」

她笑言出發前其實並沒有預期過結果會是如此的差,真的是甚麼也沒想就衝過去了。「我是那種不去想後果的人。」儘管如此,還是沒有對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覺得不可以將自己框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也是一場學習。」

 

 

糖 衣 毒 藥 

通常別人會將演員和名氣掛鈎,這也是做演員有時會有的自我質疑。「名氣這回事,我覺得有不是不好,但也容易沉淪下去,那不是一種 long lasting 的東西,我是一個看得很開的人,把名氣看得太重要,反而是荼毒人的,所以不要故意去想。」

她也曾經是個很在意别人評價的人,小時候會去想:「他們為甚麼會這樣想我?」也會想盡辦法去釐清誤會,長大後則有了不一樣的看法。「這個世界一定會有人去評價甚至是批評自己,我不可能去討好所有的人,或是去做一個別人覺得好的我。」在做自己的當下,如果剛好有人喜歡這樣的你,難道不是一件更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Credits

Photograph/Sam Tso, assisted by Emily Chan
Video/Eddie Yeung, DF, assisted by Henry Yeung
Video Editing/Henry Yeung
Styling/J, assisted by Ruby Leung
Make-up/Chi Chi Li
Hair/Heitai
Cover/Char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Beauty

女人就像花,魅力來自渾然天成的迷人香氣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Fashion

The Femin 專訪:25歲的魔幻歷程,從香港女孩到金像提名演員 ── 陳漢娜 Hanna

歲月就像是一場無休無止的解密路程,然而一路上卻沒有所謂正解,隨著成長與歷練淬煉出來的答案,可以有百百種。

ハンナ hanna,不少透過社交平台認識她的人,都一度將她誤以為是日本人,無他,剛好在厭世臉盛行的時間點為人所熟悉,很「東京」的打扮再加上 Instagram 上的片假名稱謂,儼然就是我們在日雜上常看到的亮眼時尚女孩。某個雨後晴天,The Femin 團隊就迎來了這個她,香港演員陳漢娜。

 

當青春被盡數揮霍,最瘋狂的是你從沒為自己任性一次。

 

 

魔 幻 歷 程  陳漢娜

念廣告設計出身的 Hanna 在就讀大學期間被攝影師發掘,誤打誤撞的成為了模特兒。畢業後的一次試鏡機會,則讓她從此步上了截然不同的演員道路。在從未有過任何演出經驗下參演的首部電影《殺破狼·貪狼》,就遇上了古天樂和林家棟等大前輩,後來更憑藉這部作品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對於初出茅廬的女生來說,無疑是一場如夢般的魔幻歷程。

Top and skirt,VILLA XRWA. Earrings,CULT GAIA from net-a-porter.

 

 

生 而 為 人 , 一 切 沒 有 絕 對

作為內向型人的一員,她的話並不算多,但會很認真的思考和回應,仿彿也是在回溯自己的經歷一般,向我們娓娓道來這數年的種種。她說,成為演員是計劃之外,從小到大都沒有想過這個選項。「剛開始(當演員)我甚麼都不懂,但我覺得生而為人,一切沒有絕對,每個人都可以有很多的可能性。」。

在這個行業裡,大家都會有一個心態就是覺得「不夠」,會不斷去想究竟怎樣才可以做得好,怎麼樣才能夠突破自己。「我自己覺得演戲就是這麼一回事,是學也學不完的。」像她這樣喜歡電影的人,有機會成為演員,從最近的現場去了解這個產業,的確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體驗。

Dress,VILLA XRWA. Earrings,Annie Costello Brown from net-a-porter. Shoes,ROGER VIVIER.

 

 

「 不 要 怕 别 人 看 不 到 , 也 不 要 去 表 演 給 誰 看 。 」

「我以前挺膽小的。」Hanna 如此說道。但偏偏,演員就是這樣一份極為需要膽識與自信的工作,對自己的很多質疑和自信不足,也只能迫自己悄悄隱藏起來。「一旦下定決心做演員,就不能臨陣退縮。因為電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而是命運共同體。」她說,大家都付出那麼多,要是因為膽怯而退縮的話就會對不起一些相信你的人。

Top and skirt,ANIRAC. 

入行後,Hanna 開始上演技課接受正式的培訓,當中就有句話讓她感受特別深:「不要怕别人看不到,亦都不要去表演給人看。」。因為做演員經常會懷疑自己,比如說「剛剛的鏡頭做得好不好?」,但若你的出發點只是想表現給人看,那並不是用心,只是想被看到。演戲其實跟人生是很像的,做甚麼都好,不要怕别人看不見,你付出的努力,終有一日會被看見,即便只得一人,也是好的。

 

 

瘋 狂 , 就 像 硬 幣 的 反 面

活在處處壓抑的城市當中,瘋狂也漸漸成為為人所探究的一個問題。每個人都會有瘋狂的那面,或是一個這樣的狀態,瘋狂不一定是伴隨著後悔,反而更多的可能是能成為一個情緒的宣洩口,瘋夠了,心自然就舒坦了。「我覺得瘋狂跟自己只是一線之差。我經常是處於一個很矛盾的狀態,可以瘋瘋癲癲,也可以很平靜,就看我自己要不要去跨過那條界線。」Hanna 如此說道。

Jacket,STAND from net-a-porter. Top,MIU MIU from net-a-porter. Jeans,Chloe from net-a-porter.

「做過最瘋狂的事是… 做了演員吧。」她笑說。作為一個熱衷於幕後工作的人,其實也曾有過「為甚麼我要做演員?」的自我疑問,當初完成《貪狼》的拍攝後,她甚至也想過還要不要繼續去當演員,因此而考慮了很久。「這個職業需要全心全意的專注,不可能抱著有空就參與一下的心態,那是一種長期的狀態。」,而另外的掙扎點,來自於對成為眾人焦點的懼怕,直至後來逐漸表演這回事,才感覺自在一點。

 

 

「做自己」和「任性」之間,是原則

兩年前,在沒甚麼積蓄的情況下獨自去日本生活了三個月,回想起來也算是一種任性。希望可以在當地體驗生活,透過當地的中介公司接模特兒工作,結果卻遠不如預期,一直處在standby等工作的狀態,人開始緊張焦慮,不知道該怎麼辦。「原來沒錢沒工作是一個這麼大的壓力,在那邊是由零開始,租金和交通等生活費又挺貴的,當時日文也不大流暢,發現學過跟實際應用完全是兩回事來的。」

她笑言出發前其實並沒有預期過結果會是如此的差,真的是甚麼也沒想就衝過去了。「我是那種不去想後果的人。」儘管如此,還是沒有對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覺得不可以將自己框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也是一場學習。」

 

 

糖 衣 毒 藥 

通常別人會將演員和名氣掛鈎,這也是做演員有時會有的自我質疑。「名氣這回事,我覺得有不是不好,但也容易沉淪下去,那不是一種 long lasting 的東西,我是一個看得很開的人,把名氣看得太重要,反而是荼毒人的,所以不要故意去想。」

她也曾經是個很在意别人評價的人,小時候會去想:「他們為甚麼會這樣想我?」也會想盡辦法去釐清誤會,長大後則有了不一樣的看法。「這個世界一定會有人去評價甚至是批評自己,我不可能去討好所有的人,或是去做一個別人覺得好的我。」在做自己的當下,如果剛好有人喜歡這樣的你,難道不是一件更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Credits

Photograph/Sam Tso, assisted by Emily Chan
Video/Eddie Yeung, DF, assisted by Henry Yeung
Video Editing/Henry Yeung
Styling/J, assisted by Ruby Leung
Make-up/Chi Chi Li
Hair/Heitai
Cover/Char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