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The Femin 專訪:「二十幾歲的我,滿美的;三十幾歲的自己,滿美好的。」 ── 任家萱 Selina

 

黑與白的、沒有臉孔的無數更衣人枱之間,Selina 面無表情地與它們比肩佇立,接著在攝影師敲擊快門的過程中,她緩緩伸出指尖,以排山倒海之姿,將遮遮掩掩的人枱往左右撥開 ── Selina 輕闔的眼瞼隨著臉龐抬起,她定定望進鏡頭的那對瞳孔裡,有某種被歲月雕琢的全新火光,站在攝影師身後的我,一瞬就被她的氣勢收得服貼。「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是公主,每個女生都是公主。」Selina 清脆的嗓音,以她獨有的爽朗劃開了一整下午不曾間斷的雨聲,直搗眾人都因為體貼而怯於詢問或關切的心情。

對 Selina 來說,年歲走上三字頭的這幾年,生命扔給了她許多不易回答的難題。自一場爆破帶來的身心痛楚之中生還,從一段深刻關係的始末流轉之中再起,彷彿有種看不見的力量,不斷以旁人覺得殘忍的方式叩問著她摯愛的一切,雖然令人心疼不已,Selina 卻一次又一次地在跌落以後將自我重新打撈。

有著雨水相伴的夏末午後,浸泡在明亮燈光當中的梳化間,與我面對面的,是 Selina 名副其實的、浴火重生的鋒芒。

 

 


「受過的傷,有點像濾過性病毒。」


作為最有資格拋出「為什麼是我?」問句的 Selina,談起傷痛,語調似乎摻揉著沉思,有點像是事件仍遺留懸問在她心裡,然而她的經歷已為她的心騰出空間,包容尚無解答的那些聲音。「也不是永遠都可以很正面很樂觀很開朗,」Selina 又繼續補充道,「要找到一個最舒服的狀態。自處的時候舒服、面對不是太美好的事情也舒服的狀態。」

「每件事的發生,都是有意義存在的,不論好壞。這些事,可能是想讓你去理解什麼。」

在痊癒的路途上,Selina 認為調適是個曲折複雜的過程,像是或低或高的、連續性的一個線條,深埋在她的身體與心靈之中,而她也給了事件的帶給她的影響一個貼切比喻:「它是自然的狀態,有點像濾過性病毒。它永遠都存在於你身體裡,平時能好好共存,但自己的狀態不穩定或不平衡的時候,它就會出現一下,讓你知道它的存在。」

對 Selina 來說,需要背負創傷多久並沒有定數,然而她坦然接受了過程的縝密與延綿,好似一道隱喻,寫在她露出的手臂上淺淺的玫瑰色灼傷印記 ── 只有她真切體驗了復原那複雜的結構與機制。

 

 


恐懼,將人們豢養在自限之中


所謂復原的自然狀態,Selina 也逗趣地將它形容成生命裡的神來一筆:「受傷初期,我覺得完了我這輩子沒辦法碰瓦斯爐了,好可怕。有一天因為飢餓很想煮泡麵,好想念以前最喜歡的大乾麵,又因為夜已深沒有人可以幫我煮,就開了瓦斯煮麵。隔天一回神,發現我怎麼就這樣可以了。」

當被恐懼逼到牆角的時候,Selina 就會一鼓作氣地長出一堆勇氣,後來她才發現,事件本身往往沒有那麼可怕,是恐懼將人們豢養在自限之中,奮力將恐懼一掀,才找到面對事件的正確眼光。

Shirt and Checked Jumpsuit ,Gucci. Coat,Marc Jacobs. Flats,LOEWE.

 

 


「壓力更多是自己給的。」


問起作為名人,是否會背負著眾人對她的期待,而有需要趕緊好起來的壓力呢?Selina 慢慢說道:「不會耶,壓力更多是自己給的。最近覺得自己對待自己蠻嚴苛的,像全世界都還沒說你不好,就先否定自己。但我不會陷入,現在腳步放得比較慢,比較有時間跟意識停下來思考。」

相較於滿足大家的期待,Selina 也對我娓娓道來她在復原之路上的坦然及樂觀:「我覺得這是我的天賦,講使命有點太偉大了,但這是我與生俱來的。」她告訴我,自己的樂觀承襲自任媽,也因此她無須刻意學習,便能選擇相對開朗的思維。

 

「這是我覺得這個世界很需要的。所以我能夠一直讓大家感受樂觀、持續傳遞樂觀,對我是很幸運也幸福的事情。」

站立在螢光幕前的身份,一開始也會讓她心生不平、感到委屈,然而這些在近二十載的演藝歲月當中,成為了 Selina 的一部分,被注視著的狀態與她早已無法分離。

Tie Neck Shirt and Blazer,Fendi. Checked Dress and Heels,Dior.

 

 


初戀就談成永恆的爸媽,讓她相信愛情


今年度開始對逝去的關係侃侃而談,我們忍不住好奇 Selina 是否已經從那段傷痛走出,她沈默了片刻回答我:

「真正的放下,是你真心希望對方快樂的時候。那種感覺像是,對於這個人你只剩下愛,沒有恨了。」

語畢,Selina 的眼神聚焦在梳妝鏡當中自己身影的某處,像在揣摩與溫習著心情一般,然後她說起了風浪以後自己對愛情的想像:「我覺得我爸媽就是愛情非常好的見證,他們已經愛了四十幾年了,卻絲毫不無趣。我看到他們變成彼此最好的朋友、旅伴、陪伴,這就是我認為的愛情。」

Selina 也自嘲地形容,自己分別在樂觀與悲觀裡對愛情的想像:「悲觀的時候,我看不上世界上任何一個人。有很多人愛我,但我不愛他們,我想要的條件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達到,只有我自己這麼優秀這麼棒 (大笑)。但樂觀的時候就會覺得,世界上某個角落一定有某個人跟我一樣棒,他很孤單,總有一天我就會遇到這個人。」

至於愛情若是再度來訪,會選擇什麼樣的心情面對?是否會被過去的傷痛阻攔腳步?Selina 豪爽地回答:「愛情來的時候,這些都是屁吧,不會再影響我太多。」讓身邊為下一個造型奔忙著的工作人員們都忍俊不禁。

Silk Tie Neck Printed Dress and Blazer,CELINE. Hair Accessory,Dior.

 

 


「其實害怕或恐懼的事情,我們總有辦法。」


隨著感情及工作狀態的輾轉,這一兩年 Selina 的生活也經歷了些許流動,有愈來愈多的喜怒哀樂需要一個人面對,她對我形容自己的變化:「以前風暴來的時候,最容易反應在哭,現在發洩式的哭點變高了,反而是喜悅、感動的眼淚比較多。以前很需要一個傾聽者,我很喜歡當傾訴的人,現在漸漸越來越獨立。」

花更多時間往自己了心裡探索、與自己對話的 Selina,也逐漸為自己培養出一套「儀式」,她的思緒在空中勾勒著放鬆的獨處光景:「我會先回到自己的家 ── 讓我安心舒服的地方,播讓自己心情很好的音樂,爵士樂、Bossanova,倒上一杯香檳,打開一本書,可能書才看了半頁,酒就喝了半瓶 (),這是能幫我找回我自己的儀式。」

這些變化,也翻攪了 Selina 心中的許多想法,雖然在工作上剛開始單飛難免感到孤單或害怕,現在的她有了不同的眼光:

「後來覺得,其實人本來就是一個人。我們孤單地來到世界上,再一個人離開,有段時間群體生活,還是很多時刻需要自己面對。」

現在作自己的老闆,Selina 無需再過著被安排的日常,她期許佔據自己生活極大部份的工作能是開心的,而那些需要一個人面對的難題,Selina 也在一次次克服的過程當中愈來愈有信心:「其實害怕或恐懼的事情,跟它面對面的那天,會發現我們總有辦法的。我們是很強的,這是我們生而為人很美好的部分,只是有時候會忘記。」

 

 


歲月並不可怕,反而值得期待


這個月底,將迎來 Selina 的三十八歲生日,我們不禁想知道最愛美的她如何看待歲月?沒想到 Selina 直截了當地就表明了她的無懼:「我根本不怕。像我媽已經七老八十了,看起來還是很漂亮,活得更自在快樂,就讓我覺得變老沒有什麼不好,在我看來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件事。」

從 Selina 口中的值得期待看來,歲月對她來說意義並不僅是年歲的加增,更是認識自己、懂得照顧及取悅自己的經驗累積,她繼續說道:「歲數增加是事實,心態也會一直有不同的轉變,現在則覺得生活應該追求舒服、自在、自然,不管是有工作與否的狀況。」

Printed Dress and Flats,LOEWE. Earrings,CELINE. Green Dress,Fendi.

 

回首並細數一路走來的種種,Selina 時常流露俏皮表情的面容,似乎閃爍著另一種更沈著而平靜的熠熠光輝,那是唯有曾踏進了絕處,又在那裡逢生的女性,才能穿戴上的豁然開朗。

「二十幾歲的我,滿美的;三十幾歲的自己 ── 滿美好的。」

Selina 思考了一下,綻開燦爛的笑容對我這麼說道,「並不是每一年都很快樂,但現在概括去看,整體我是快樂的。」她笑得彎彎的眼角,將好幾個年頭以來我們聽聞的心碎都化作紙片,搜集在她的手心、灑向天際。此刻看來,「事件」像是 Selina 自我逐漸成形的催化劑,鼓勵她脫下那些不合身的、穿上真正適合自己的,還有什麼能擊倒眼前這位以渾身幽默及樂觀一一撫平生命顛簸的女性呢?

 

 

 

—— 相關報導 ——

把風浪都踏成紅地毯:在 Selina 的坦蕩裡看到勇敢,遺憾裡看到圓滿

 

Photography / Wang Kai Yun
Styling & Creative / 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 Sunny Chiu @ A Day Media
Videographer & Editing / Sebox Hong
Makeup / 瑤瑤 @好容羿工作室 so.easystudio
Hair / Ares 威奇 @ 80’S Studio
Art Design / Chara @ A Day Medi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Beauty

35歲的我,想對27歲的自己說這些心裡話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Editorial

The Femin 專訪:「二十幾歲的我,滿美的;三十幾歲的自己,滿美好的。」 ── 任家萱 Selina

 

黑與白的、沒有臉孔的無數更衣人枱之間,Selina 面無表情地與它們比肩佇立,接著在攝影師敲擊快門的過程中,她緩緩伸出指尖,以排山倒海之姿,將遮遮掩掩的人枱往左右撥開 ── Selina 輕闔的眼瞼隨著臉龐抬起,她定定望進鏡頭的那對瞳孔裡,有某種被歲月雕琢的全新火光,站在攝影師身後的我,一瞬就被她的氣勢收得服貼。「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是公主,每個女生都是公主。」Selina 清脆的嗓音,以她獨有的爽朗劃開了一整下午不曾間斷的雨聲,直搗眾人都因為體貼而怯於詢問或關切的心情。

對 Selina 來說,年歲走上三字頭的這幾年,生命扔給了她許多不易回答的難題。自一場爆破帶來的身心痛楚之中生還,從一段深刻關係的始末流轉之中再起,彷彿有種看不見的力量,不斷以旁人覺得殘忍的方式叩問著她摯愛的一切,雖然令人心疼不已,Selina 卻一次又一次地在跌落以後將自我重新打撈。

有著雨水相伴的夏末午後,浸泡在明亮燈光當中的梳化間,與我面對面的,是 Selina 名副其實的、浴火重生的鋒芒。

 

 


「受過的傷,有點像濾過性病毒。」


作為最有資格拋出「為什麼是我?」問句的 Selina,談起傷痛,語調似乎摻揉著沉思,有點像是事件仍遺留懸問在她心裡,然而她的經歷已為她的心騰出空間,包容尚無解答的那些聲音。「也不是永遠都可以很正面很樂觀很開朗,」Selina 又繼續補充道,「要找到一個最舒服的狀態。自處的時候舒服、面對不是太美好的事情也舒服的狀態。」

「每件事的發生,都是有意義存在的,不論好壞。這些事,可能是想讓你去理解什麼。」

在痊癒的路途上,Selina 認為調適是個曲折複雜的過程,像是或低或高的、連續性的一個線條,深埋在她的身體與心靈之中,而她也給了事件的帶給她的影響一個貼切比喻:「它是自然的狀態,有點像濾過性病毒。它永遠都存在於你身體裡,平時能好好共存,但自己的狀態不穩定或不平衡的時候,它就會出現一下,讓你知道它的存在。」

對 Selina 來說,需要背負創傷多久並沒有定數,然而她坦然接受了過程的縝密與延綿,好似一道隱喻,寫在她露出的手臂上淺淺的玫瑰色灼傷印記 ── 只有她真切體驗了復原那複雜的結構與機制。

 

 


恐懼,將人們豢養在自限之中


所謂復原的自然狀態,Selina 也逗趣地將它形容成生命裡的神來一筆:「受傷初期,我覺得完了我這輩子沒辦法碰瓦斯爐了,好可怕。有一天因為飢餓很想煮泡麵,好想念以前最喜歡的大乾麵,又因為夜已深沒有人可以幫我煮,就開了瓦斯煮麵。隔天一回神,發現我怎麼就這樣可以了。」

當被恐懼逼到牆角的時候,Selina 就會一鼓作氣地長出一堆勇氣,後來她才發現,事件本身往往沒有那麼可怕,是恐懼將人們豢養在自限之中,奮力將恐懼一掀,才找到面對事件的正確眼光。

Shirt and Checked Jumpsuit ,Gucci. Coat,Marc Jacobs. Flats,LOEWE.

 

 


「壓力更多是自己給的。」


問起作為名人,是否會背負著眾人對她的期待,而有需要趕緊好起來的壓力呢?Selina 慢慢說道:「不會耶,壓力更多是自己給的。最近覺得自己對待自己蠻嚴苛的,像全世界都還沒說你不好,就先否定自己。但我不會陷入,現在腳步放得比較慢,比較有時間跟意識停下來思考。」

相較於滿足大家的期待,Selina 也對我娓娓道來她在復原之路上的坦然及樂觀:「我覺得這是我的天賦,講使命有點太偉大了,但這是我與生俱來的。」她告訴我,自己的樂觀承襲自任媽,也因此她無須刻意學習,便能選擇相對開朗的思維。

 

「這是我覺得這個世界很需要的。所以我能夠一直讓大家感受樂觀、持續傳遞樂觀,對我是很幸運也幸福的事情。」

站立在螢光幕前的身份,一開始也會讓她心生不平、感到委屈,然而這些在近二十載的演藝歲月當中,成為了 Selina 的一部分,被注視著的狀態與她早已無法分離。

Tie Neck Shirt and Blazer,Fendi. Checked Dress and Heels,Dior.

 

 


初戀就談成永恆的爸媽,讓她相信愛情


今年度開始對逝去的關係侃侃而談,我們忍不住好奇 Selina 是否已經從那段傷痛走出,她沈默了片刻回答我:

「真正的放下,是你真心希望對方快樂的時候。那種感覺像是,對於這個人你只剩下愛,沒有恨了。」

語畢,Selina 的眼神聚焦在梳妝鏡當中自己身影的某處,像在揣摩與溫習著心情一般,然後她說起了風浪以後自己對愛情的想像:「我覺得我爸媽就是愛情非常好的見證,他們已經愛了四十幾年了,卻絲毫不無趣。我看到他們變成彼此最好的朋友、旅伴、陪伴,這就是我認為的愛情。」

Selina 也自嘲地形容,自己分別在樂觀與悲觀裡對愛情的想像:「悲觀的時候,我看不上世界上任何一個人。有很多人愛我,但我不愛他們,我想要的條件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達到,只有我自己這麼優秀這麼棒 (大笑)。但樂觀的時候就會覺得,世界上某個角落一定有某個人跟我一樣棒,他很孤單,總有一天我就會遇到這個人。」

至於愛情若是再度來訪,會選擇什麼樣的心情面對?是否會被過去的傷痛阻攔腳步?Selina 豪爽地回答:「愛情來的時候,這些都是屁吧,不會再影響我太多。」讓身邊為下一個造型奔忙著的工作人員們都忍俊不禁。

Silk Tie Neck Printed Dress and Blazer,CELINE. Hair Accessory,Dior.

 

 


「其實害怕或恐懼的事情,我們總有辦法。」


隨著感情及工作狀態的輾轉,這一兩年 Selina 的生活也經歷了些許流動,有愈來愈多的喜怒哀樂需要一個人面對,她對我形容自己的變化:「以前風暴來的時候,最容易反應在哭,現在發洩式的哭點變高了,反而是喜悅、感動的眼淚比較多。以前很需要一個傾聽者,我很喜歡當傾訴的人,現在漸漸越來越獨立。」

花更多時間往自己了心裡探索、與自己對話的 Selina,也逐漸為自己培養出一套「儀式」,她的思緒在空中勾勒著放鬆的獨處光景:「我會先回到自己的家 ── 讓我安心舒服的地方,播讓自己心情很好的音樂,爵士樂、Bossanova,倒上一杯香檳,打開一本書,可能書才看了半頁,酒就喝了半瓶 (),這是能幫我找回我自己的儀式。」

這些變化,也翻攪了 Selina 心中的許多想法,雖然在工作上剛開始單飛難免感到孤單或害怕,現在的她有了不同的眼光:

「後來覺得,其實人本來就是一個人。我們孤單地來到世界上,再一個人離開,有段時間群體生活,還是很多時刻需要自己面對。」

現在作自己的老闆,Selina 無需再過著被安排的日常,她期許佔據自己生活極大部份的工作能是開心的,而那些需要一個人面對的難題,Selina 也在一次次克服的過程當中愈來愈有信心:「其實害怕或恐懼的事情,跟它面對面的那天,會發現我們總有辦法的。我們是很強的,這是我們生而為人很美好的部分,只是有時候會忘記。」

 

 


歲月並不可怕,反而值得期待


這個月底,將迎來 Selina 的三十八歲生日,我們不禁想知道最愛美的她如何看待歲月?沒想到 Selina 直截了當地就表明了她的無懼:「我根本不怕。像我媽已經七老八十了,看起來還是很漂亮,活得更自在快樂,就讓我覺得變老沒有什麼不好,在我看來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件事。」

從 Selina 口中的值得期待看來,歲月對她來說意義並不僅是年歲的加增,更是認識自己、懂得照顧及取悅自己的經驗累積,她繼續說道:「歲數增加是事實,心態也會一直有不同的轉變,現在則覺得生活應該追求舒服、自在、自然,不管是有工作與否的狀況。」

Printed Dress and Flats,LOEWE. Earrings,CELINE. Green Dress,Fendi.

 

回首並細數一路走來的種種,Selina 時常流露俏皮表情的面容,似乎閃爍著另一種更沈著而平靜的熠熠光輝,那是唯有曾踏進了絕處,又在那裡逢生的女性,才能穿戴上的豁然開朗。

「二十幾歲的我,滿美的;三十幾歲的自己 ── 滿美好的。」

Selina 思考了一下,綻開燦爛的笑容對我這麼說道,「並不是每一年都很快樂,但現在概括去看,整體我是快樂的。」她笑得彎彎的眼角,將好幾個年頭以來我們聽聞的心碎都化作紙片,搜集在她的手心、灑向天際。此刻看來,「事件」像是 Selina 自我逐漸成形的催化劑,鼓勵她脫下那些不合身的、穿上真正適合自己的,還有什麼能擊倒眼前這位以渾身幽默及樂觀一一撫平生命顛簸的女性呢?

 

 

 

—— 相關報導 ——

把風浪都踏成紅地毯:在 Selina 的坦蕩裡看到勇敢,遺憾裡看到圓滿

 

Photography / Wang Kai Yun
Styling & Creative / 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 Sunny Chiu @ A Day Media
Videographer & Editing / Sebox Hong
Makeup / 瑤瑤 @好容羿工作室 so.easystudio
Hair / Ares 威奇 @ 80’S Studio
Art Design / Chara @ A Day Medi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