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Editorial

放下天秤座的「完美病」,簡嫚書裹藏在甜美糖衣下的理性與克制

 

生活的難處,是我們總是幻想著能夠對討厭的人事物進行「直球對決」,可最後依舊遁入無止盡隱忍,只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忍辱負重,成為塔羅牌中的倒吊人,將「歡喜做甘願受」當口頭禪修行,自我懷疑從未少過。

但這回專訪簡嫚書,她不疾不徐地說:「包容與表達,兩個並不衝突,哪怕你投出的球是迂迴的變化球,還是能夠達到目的。最重要地,是把球投出去就好。」

與其嚮往攻擊力道強烈、沒有中間地帶的直球,她認為攻守交替的伺機而動,才是與自己和世界和平共處的關鍵。

 

 


和林美季的衝動熱情不同

簡嫚書:「我從小就是一個理智的孩子。」


近期台灣討論熱烈的劇集《她們創業的那些鳥事》,簡嫚書拋開文青包袱,詮釋開朗直率的三八妹子「林美季」,劇中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率性人設,讓她粉絲迅速爆增,演技博得好評。

不過若是 10 年前收到這個劇本,簡嫚書笑道,自己是會選擇將林美季這個角色拒於門外,理由無他,「這個角色跟我實在太不像了。」

梳化到拍攝,簡嫚書話不多,換景期間多半坐在化妝鏡前觀察周遭,手機都不太滑,偶爾和旁人對上眼,她不閃避,朝對方投出溫和凝視與微笑,她專訪時自剖:「我是很喜歡看別人在幹嘛的人,也是不太喜歡打擾別人的人。」

和水裡來火裡去的林美季不同,簡嫚書從小就是謹慎有禮的小孩,周遭親戚最常給她的評價就是「乖巧」與「獨立」。她幼稚園大班便會自己訂鬧鐘早起,負責叫媽媽起床;她擅長看眼色,知道長輩們喜歡什麼東西,節日一到便會準備禮物討家人歡心。

連對死亡的感知,簡嫚書都比同齡孩子來得早, 4 歲看到動畫《雪人》就會嚶嚶哭泣,長大聽到主題曲難免落淚感慨,她憶述:「小時候就明白人類會衰老,很早就對死亡有意識。」

簡嫚書的父母很早就離婚,幼時曾輾轉不同親戚家待著,讓她提早明白家人間相愛相殺背後的深愛與矛盾;她尤其熱愛閱讀歷史,驚覺人類總是不斷犯下相同錯誤,「種種因素下來,我常常會用很疏離的眼光去看世界,我不想跟大家比較,不喜歡跟大家競爭。」

小學四年級,她被學校推去校外朗讀比賽,見到台上參賽者用極其誇張、戲劇化的語調朗誦課本,沒有真情實感,當下立刻棄賽。回憶至此,簡嫚書啞然失笑:

「別人總是在我身上寄予厚望,但我都是佛系表現。」

Shirt, Suit Jacket,Waistcoat, Heels and Handbag all by Gucci. Trousers by JACQUEMUS @ ART HAUS. Eyewear by Mykita.

 

 


理智,是簡嫚書的優勢與盲點

「不甘於甜美」的客觀執念,反而是心魔


我發現裹藏在甜美外表下的簡嫚書,是理性與克制的。

命運給每個人的作業不同,一個人越是厭倦競爭與攀比,老天爺就越會將他丟進一個「不得不比」的環境,企圖試探他的極限。話說回來,儘管各個行業都有比較,但娛樂圈的顯化程度尤其明顯。

五官清新可愛,簡嫚書甫出道都是在演純情學生或文青傻白甜,這讓她相當受挫,歎道:「我當時會很想去證明自己,急著跟大家展現我私底下根本不是這樣,我明明就是很黑暗、很知道人性複雜的女生。」

感受到自己被外界誤解,導致簡嫚書發揮「過度理智」的特質,開始努力透過各種表演方式,試圖想將角色變得「更聰明」一點,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如今回看這些作品,她都不甚滿意。

她靜心分析:「那時候我會花費很多時間硬要去深化一個傻白甜的角色,但現在看這些過去,是我太幼稚跟太主觀了。」

我都在用我的理解去定義角色,而不是發自內心相信角色跟感受角色。

此時,簡嫚書錯估自己並沒有想像中豁達,她察覺到自己不是不愛爭,只是不愛跟「別人」爭,她最大的敵人、最愛競爭的對象,原來是跟自己爭、跟自己的角色爭。

「隨著經驗變多,我領悟到每個劇本中的角色,你要相信他們都是真實存在。世界太大了,什麼人都有,不是你以為的那樣。」

簡嫚書笑稱是十年磨一劍,心態更彈性,後面碰到林美季時,她的想法變簡單,只求好好陪伴這個可愛任性的女孩走一段路,「這一次的演出,我是全新把心敞開去了解林美季。」

Shirt, Suit Jacket, and Shorts all by MSGM. Eyewear by Mykita. Watch by Tiffany & Co. Heels and Handbag both by Gucci.

 

 


學習瑜珈、遇見另一半

是打開簡嫚書內心的鑰匙


用腦與用心,兩者需拿捏平衡,我問簡嫚書是從何時學會用心感受?她說是六年前開始接觸瑜珈:「就覺得時間點到了,想要找一個自己可能會喜歡做的事,瑜珈有包含一點冥想,我就想透過這個管道,讓腦袋放鬆,心能出來。」

簡嫚書自嘲擁有天秤座的完美病,整天都在找平衡,「做什麼事情都想要達成我自己標準裡的完美,滿控制慾的,久了就覺得這種太理性的控制,是會打擾到別人的。」

她想起第一堂瑜珈課,老師要求同學們站穩腳底,大拇指跟小拇指不動,練習把中間三個腳趾翹起來,短短三個動作,簡嫚書內心震撼不已。

「我發現我無法做到,這一瞬間讓我醒了,我連自己身體都控制不了,我怎麼有資格去控制別人?」

練習艱深的瑜珈動作,大前提都是放鬆,這對慣用大腦思考的簡嫚書來說收穫很大。而每一回信任身體的拉伸,都是幫助她開啟直覺,貼近自己的心。

不過,真正讓簡嫚書感受到「用心」的力量,其實是她與丈夫雲昌隆的婚姻,「我的老公,是我直覺選來的。」她說。

簡嫚書與髮型師老公雲昌隆透過經紀人牽線認識,初次碰面他們並沒有對話,且同時間簡嫚書身邊也有追求者,還跟對方聊得不錯。未料,當追求者向她告白時,簡嫚書腦中竟然浮現雲昌隆的臉。

她露出神秘地微笑,「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啊,原來心裡有別人是這樣的感覺。」

心的直覺,通常是轉瞬即逝,至於後續如何驗證這份直覺?便是要回歸到理性梳理了。

簡嫚書遂展開一連串自問:「我心裡就想,我有喜歡他嗎?為什麼會浮現他的臉?我要如何確認我的感受?」為了要瞭解這件事,她決定主動認識雲昌隆,「所以嚴格上我老公是我倒追的。」她大方承認。

Shirt by Tricot Comme des Garçons @ TUANTUAN. Trousers by Gucci. Sneakers and Handbag both by Dior. Earrings by Tiffany & Co.

 

 

 


婚姻的磨合不是容忍、不是禮讓

而是訓練「溫和的互丟情緒」


很多兩性書籍都喜歡說婚姻關係中「容忍」很重要,但簡嫚書卻遞出全新思考,透露和丈夫婚後至今,兩方都是很願意互相朝對方「丟情緒」的人。

許多夫妻在講磨合,指的好像是退讓,但簡嫚書對磨合的定義,實則是兩邊都要學會表達自己,關鍵僅在於「表達方式」能否盡可能地溫柔不帶刺。

她說:「磨合,是修正雙方脾氣的稜角,你可以用圓滑溫和的方式訴說,但我真的不認為『什麼都不說』和『控制不吵架』就是磨合,反而這種過度壓抑,最後爆開來就是結束。」

簡嫚書承認,老公會對自己耍脾氣、擺臭臉,且她也不遑多讓。

「我和丈夫都曉得對方沒有惡意。我以前會認為,人應該要把自己情緒整理好,但我現在覺得不是這樣,情緒是要投出來給對方理解,主要是投出的方式能不能盡可能讓彼此舒服。」

孫子兵法提到「以迂為直」,指的是用最緩和的方式來達到最根本的目的,絕對不是雙方什麼都不說、一昧忍耐。至於這些體會,簡嫚書直言都是在把心打開之後才深刻習得。

訪談最終,簡嫚書緩緩說道:「人要相信自己的心,才會辨識得出相契的靈魂與機會,像是開始學瑜珈後,遇到我老公,遇到林美季。」

「心會帶給你靈感與方向,大腦思考則是去辯證這個方向;如果驗證過後,你發現都沒有阻礙這份直覺,就表示你的判斷是正確且無愧於心的。」

Shirt, Suit Jacket,Skirt and Handbag all by Dior. Earrings by Tiffany & Co.

 

人生就是練習攻守交替,直覺進擊,思考守備,腦和心缺一不可。

特別是在關係,過度理智容易招致無法設身處地,太過感性則淪於情緒化和玻璃心,若想拿捏平衡,前提都必須對自己的性格有一定程度的覺醒,方才知道要從何補足與練習。

而讓我們有機會能學習「腦心併用」的管道,大抵均從「關係」出發,所以不需要害怕和對方互丟情緒,畢竟有時候這不僅是相互理解,更可能是彼此協助對方開啟覺知的機會。

看著簡嫚書和煦的表情,我明白人類對理性與感性的掌控潛力是無限的,如何收放,端看你願不願意時刻自省,發自內心做出調整。

 

 

Photography: Wang Kai Yun assisted by 高承毅 Jamie Kao
Creative Director & Styling: 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CC Kao @ A Day Media
Hair:  Yun @ Driven.By.

Makeup: Aga Chen @ BACKSTAGE STUDIO
Art Design: 7 @ A Day Medi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