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上海選品店The Bálancing 開張,一瞥舊時代零售巨擘的「新零售」平衡感

就在上個月初,於上海東方商廈的二樓及四樓所開設的精品選物店 (精品買手店) The Bálancing 獲得極大關注,也吸引了各國媒體爭相報導 The Bálancing 對於百聯集團的劃時代意義。究竟這個佔地 1200 平方公尺、囊括了 150 個高端奢侈品牌之選品的年輕定位選物店,它的誕生盛載了百聯集團什麼樣的決策、又怎麼反映出集團的經營策略?讓我們一起從上海百聯集團的革新之舉,一瞥舊時代的零售巨擘如何因應全新世代的消費習慣吧!

 

就在上個月初,於上海徐家匯東方商廈的二樓及四樓所開設的精品選物店 (精品買手店) The Bálancing 獲得極大關注,也吸引了各國媒體爭相報導 The Bálancing 對於百聯集團的劃時代意義。究竟這個佔地 1200 平方公尺、囊括了 150 個高端奢侈品牌之選品的年輕定位選物店,它的誕生盛載了百聯集團什麼樣的決策、又怎麼反映出集團的經營策略?讓我們一起從上海百聯集團的革新之舉,一瞥舊時代的零售巨擘如何因應全新世代的消費習慣吧!

 

 

 

#1

「東方商廈」的舊日輝煌

「東方商廈」這一幢擁有六層樓商場的建物,是許多年紀介於 40 至 60 歲的「老上海」們的獨特記憶,在國際貿易仍未那般盛行的舊日,能夠進出東方商廈遍覽高端時尚,就是一個人身份地位的重要象徵,而這些老上海至今仍常常到訪東方商廈,屬於百聯集團的這個高端商場,也一直是百聯集團過去佔據上海零售市場的記號。然而,在時代變遷之下,東方商廈不再吸引年輕世代,甚至許多「八零後」年輕人僅會在陪伴母親逛街之時進出東方商廈,這樣的景況讓百聯集團近幾年下定決心做出變革。

 

 

#2

年輕世代的國際觀,改變了消費習慣

現在的八零、九零後世代,是極富消費潛力的一群「數位居民 (Digital Natives)」,在中國,這些誕生在富裕環境當中的年輕人們經常是擁有留學經歷的海龜子女、亦或是經常走訪各國旅遊的旅行家,他們也習慣性地從各種社群媒體與網路平台獲得最新的時尚資訊如形象廣告、新品發表及品牌新聞,因此這些年輕人們無需再仰賴「東方商廈」這樣的舊零售商來獲得資訊,海外也擁有更多品牌通路能夠取得這些高端時尚品牌的商品。

 

 

#3

脫胎換骨出「新零售」的必要性

身為上海零售巨擘的百聯集團,意識到過去「價格型」導向的購物行為,已經轉變為現今「價值型」導向的消費意識,而東方商廈需要脫胎換骨出帶有「體驗式消費」效益的空間,因此直指年輕市場、重視個性化與場景化的新零售型態 ── 高端選物店 The Bálancing ── 就此誕生。

 

 

#4

The Bálancing:在本土帶出零售的平衡感

百聯集團的總裁徐子瑛女士在 The Bálancing 的開幕致詞中,有一段對於自身集團切入年輕選品市場的論述,她說道:「百聯集團是上海的本土企業,長期深耕中國內需市場,是中國商業零售的資深參與者。秉持對本土消費者的深刻認知,以及與品牌商長年的深度合作,百聯集團對中國的內需市場擁有獨到見解,能夠更好地解讀品牌內涵和品牌故事,匹配並平衡消費者和品牌商的需求。」

由此我們可以得知,百聯集團渴望將 The Bálancing 打造成能替品牌商對準中國內需的角色,並以消費者為中心,營建出最契合時下腳步的購物體驗。這使得帶有百聯集團縮寫「Bailian」的 The Bálancing,也完整了名字當中平衡感的這層含義。

 

 

#5

大規模卻更加精緻的選品內容

為了提供「一站式」購物體驗,即為讓消費者可以在 The Bálancing 就將所需的一切一網打盡,百聯集團在引進的品牌挑選之上用盡巧思,以使高品質的品項能覆蓋到生活各層面。

光是女裝,The Bálancing 就引進了 89 個合作品牌,包括 Acne Studios 、Jil Sander、Masion Margiela、Delpozo 以及中國設計師 Yirantian、Xu Zhi 等品牌的作品;男裝則囊括了 Paul Smith、Craig Green、3.1 Phillip Lim、Masion Kitsune、MSGM 等 62 個集經典與創意於一身的合作品牌。除了時裝以外,The Bálancing 也在空間當中展售了 26 個生活家居品牌,就連現場供消費者使用的沙發與單椅,都是來自義大利設計師品牌 Moroso 的選品,所見一切幾乎都可直接透過門市進行訂購。

 

 

#6

多樣化採購方式,使商品呈現更加靈活

百聯集團在 The Bálancing 這個新作當中,使用十分多樣化的手法引進商品:海外直採、自營買斷、與設計師直接合作,豐富的採購型態,使得高端選物店當中能夠呈現的商品選項更加靈活,豐富購物經驗的同時也能因應不同策略做出及時改變,響應了當代求新、求快、求異的消費習慣。The Bálancing 的出現,也使得東方商廈蛻變為兩代消費者都能享受購物時光的一畝新興商場,The Bálancing 更十分有機會成為上海擁有國際水準的指標性精品選物店。

 

 

Photos: i-D, Sohu, youimg, Panoramio

Cover via : Sohu

服裝秀場前排舉足輕重的年輕臉孔:認識「Z世代」,以及企業迎接 Z 世代踏入職場的五個契機

Click to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

Leave a Reply

To Top
A Day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