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The Femin專訪:「恐懼,只會讓人哪裡都到不了。」— Jessie 徐晨軒

 

Photography / Wang Kai Yun
Styling &  Creative / Sasha Liu
Interview & Text / Sunny Chiu
Makeup / Hungyi Lu 小美
Hair /蔡朋諺 Jun Tsai [im-ij]
Art Design / Vickey
場地協力 / 墨子 I Mozi

 

「妳知道我幾歲嗎?」更衣室裡,Jessie 邊不疾不徐地扣上 Proenza Schouler 白色丹寧褲的金屬釦,邊盯著手抱大紅色 Valentino 洋裝的我問道,眼神裡閃爍著某種說不出的神秘光芒。「21、22 歲?」在腦海裡追憶著她似乎就在近期的生日,我也對自己吐出的這兩個數字重新感到驚訝。「我剛滿 22,」Jessie 似笑非笑地回答,「我盡量不去想。時間過得好快。」

 

眼前這個才剛與我談論了城市、街道、閱讀、乃至文化市場的年輕女孩,不僅有著渴望走回校園、捧起書本學習的老派靈魂,她更懷抱著一顆望盡世界卻仍殷切的心。在整理出思緒之前,徐晨軒 Jessie Hsu 習慣性的短暫沈默似埋藏洶湧的安靜湖面,那在這個年紀的女孩之間、甚至是當代的人群裡面,都是難能可貴的平穩,對比著她所旅居紐約的喧囂,喜愛往上州 (Upstate New York) 逃的 Jessie 也在每一個日子持續雕刻著自己的堅定。

Blazer and Trousers,Dior
Shirt,Calvin Klein of Art Ha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位剛滿 22 歲的女孩,通常都在做些什麼?仍踩在大學生的年齡區間,她們可能在課餘時間享受著社團活動、到美麗的餐廳與咖啡廳打卡拍照,然而 Jessie 卻奔走於時裝周期間一場又一場的試鏡 (casting),經常連坐下用餐的時間都沒有。15 歲踏入模特兒一職的她,年紀輕輕便累積了近八年的工作資歷,想必為了自己的夢想,她曾面臨過大大小小的取與捨。

對 Jessie 來說,這個讓她瞬間成長並獨立的機會很是難能,「同年紀的人可以玩得很瘋,我不行。有時候會小抱怨一下,但是再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她以獨有的平靜語氣這麼對我說。人總會有疲憊的時候,當我問起 Jessie 她如何處理心中這些矛盾情緒,她則回答:「覺得很累的時候,就會找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家發懶,或是跟男友搭火車到上州走走,一天來回。」

與其身陷比較與埋怨,Jessie 更專注在自己的成長之中。

「很多事需要自己一個人完成,也很早踏入社會,所以這條路讓我成長得很快。」

這些話難免令聽者有些心疼,卻也照亮了 Jessie 心裡對於夢想的美麗偏執,而在她毅然決然走進模特兒行業之際,家人似乎以微妙的方式給了她各種鼓勵與砥勵。

Blazer and Trousers,Hugo Boss
Blazer(outer) and Heels,Gucci
Earring, Annelise Michelson of Artifacts
Umbrella, 
Fox Umbrellas of OAK RO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行業就是以年紀取勝,「我很開心他們能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憶起飛離台灣之前與家人的溝通,Jessie 說道:「我說要出國,家人就覺得:『好,妳去做妳想要的,但這是妳的選擇,要自己承擔。』因此他們沒有給我很多金援。」她繼續追想家人給她的一席話,「這是妳的選擇,妳大可留在家裡、留在舒適圈,既然妳要出去就要懂得獨立。」

對於模特兒來說,能夠在求學時期就獲得家人的支持其實並不容易,Jessie 敘述自己就曾耳聞其他人的父母告訴女兒們「畢業後再去做」、「先把書讀完」,然而以模特兒的工作生命週期來看,畢業才起步已經太遲了。Jessie 對於家人的理解十分感激,她回想起當時父母給她的忠告:「我爸媽說,『妳總有一天要回去讀書。但現在妳可以去做妳想做的事,因為這個行業就是以年紀取勝。』我很開心他們能懂這個行業。」

Blazer,Pleated Dress,and Hangbag,Valentino
Earring, Annelise Michelson of Artifact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恐懼,只會讓人哪裡都到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台灣出走上海,在拍遍各大雜誌 (並以中國版《Vogue》做為完美句點) 以後移居倫敦,又再從倫敦隨著男友前往工作仍沒有著落的紐約,Jessie 的步履看似一直有個方向性,然而有些決定卻是她口中的「順著自己的心」。

「有規劃就好,想做什麼就去做。」她悠悠地以這幾個字句帶過可能有過的掙扎,並繼續形容在紐約曾經有的一段「吃土」時光:「男友想去紐約發展,但當時我在紐約還沒有公司,我對紐約有個嚮往,就決定跟他一起去。我跟爸媽說,『我會生存下來。』一開始就花老本吃土了一兩個月,每天限制自己只能花 15 塊美金。很幸運找到公司、有收入以後才不需要那麼辛苦。」

縱使 Jessie 今日擁有著令模特兒們稱羨的機遇,我們卻能瞥見是她對未知一躍而入的勇氣,讓她能撐起所有考驗。

「一開始就怕這個怕那個的話,就哪裡都不用去了。」

或許,她的堅定也將成為我未來躊躇不前之時在耳邊響起的小聲叨唸 (笑)。

Trench Coat,Isabel Marant of One Fifteen
Denim Jacket and Jeans,Proenza Schouler
Umbrella, Fox Umbrellas of OAK RO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寂寞練習:早起做早餐,不碰手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而,移往一個全新城市要面對的可不僅是工作上的困境,「獨處」是許多模特兒們需要認真看待的一課。「『學會寂寞』,是爸爸給的強心針。」論起 Jessie 如何過好一個人的生活?她點出爸爸交接給她的智慧。

「如果太在意沒有人陪、沒有朋友,自己會很失落。但如果能很享受一個人、很享受生活,也是件很美的事情。」

與 Jessie 聊起那些孤獨的日子,她提出了兩個自己培養出的習慣,好讓自己一邊享受、一邊維繫健康的獨處狀態。「我每天都一定會早起做早餐,」我想,這個動作的意義並不只是字面上的一頓早餐,那更隱喻了 Jessie 對時光的珍惜、對日子的敬意、對自己的照顧。

「我也不太會去碰手機,基本上就是完全不用。我只想專注於自己在做的事。住在那個地方,就應該好好享受那個城市。」她認為社群媒體只會使我們暴露在眾人的動態之中,然而當我們慶幸自己沒有錯過任何人的世界之時,卻往往看漏了自己的世界。

Blazer,3.1 Phillip Lim
Oversized Striped Shirt,Walk Of Shame of Artifacts
Wide Leg Trousers,Hugo Boss
Earring,LOEW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不出一條路的時候,就會多看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孤獨,有時會把人關進思想的胡同裡面,然而 Jessie 擁有屬於自己的一扇窗。「閱讀會使人成長,」過去曾主修西洋文學史的她,追憶原文書帶給她的快樂,「有些人可能不喜歡看書,喜歡用手機,但實際閱讀紙本比較能靜下來。」

閱讀類型屬「雜食」的她,羅列出近期的書單:「前陣子在讀《The Next 100 Years》,作者是美國智庫戰略預測的總裁,他預測了全球一百年後會是什麼樣子;再上一本讀的是《The Art of Dying》,作者在講家人邁向死亡的過程中,他失去什麼、學會什麼。」

字句之間,Jessie 透露出自己面對知識時的謙虛,不同作者們討論著的議題各異,卻都能為 Jessie 打破亦或者是延展出想法。她說:「我比較無助、自己想不出一條路的時候,就會多看一些書。看別人怎麼說,才能在想法上有所突破。先不要想,想不出來。」

Blazer,The Row of Art Haus
High Waisted Trousers,3.1 Phillip Lim
Boots,Valentino
Necklace,Dio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化,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個很大的市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孤獨的觸角,多少也會延伸到 Jessie 的東方臉孔這件事。「文化,對歐美國家來說是個很大的市場。」她一語戳破現今被炒熱了的多元種族現象,其實是對文化的某種消費,「雖然隨著全球對文化的尊重響應,而相對比較重視東方文化,那對歐美國家來說仍可能只是『市場』。看過不少封面誤植文化,要求洋人出現在東方場景。」

看似熱烈追捧,品牌與媒體實則對亞裔模特兒不甚客氣,「有時候會被當成中國人,覺得你可能不會講英文,就連招呼都不會打。」對於一心想將台灣端上國際舞台的 Jessie 來說,也有一些挫折時刻,在白人優越主義之下首當其衝的她無奈地說道:「對他們來說,妳可有可無。有些秀會發妳 casting,但最後才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要用亞洲模特兒的意思。」

然而,Jessie 也舉出有不少品牌將膚色議題操作得令人讚賞,而她在七月甫出鏡的 Clinique 系列廣告《Fifty Shades》,就是其中之一:「Clinique 找了五十種膚色的人來拍《Fifty Shades》。那時他們真的放了五十個格子,看妳在哪個顏色,從最白的北歐人到黑得發亮的黑人都有出現。我覺得是做得很好的形象。」

Coat,LOEWE
Belted Long Vest and Trousers,
Max Mara

Earring,Dior
Heels,Gucci

在時尚的花花世界裡,Jessie 安靜地凝視從她眼前飛逝的一切,並將這些觀察書寫在心版上,進而凝聚成屬於自己的、一個一個規模不大卻深具影響力的結論。她前進著的步履從未被自己的年紀所困住,反而將這年幼化作優勢,捷足奔向了其他女孩們難以望其項背的世界裡。我想,在裝飾古典的墨子髮廊空間當中、身著中性造型的 Jessie,隨著快門聲投出的每個凍結瞬間,都埋藏著她不隨波不逐流的堅定。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Fashion

兼具性感與清純,不可小覷的時尚魅力:偶像界「帶貨女王」孫娜恩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Editorial

The Femin專訪:「恐懼,只會讓人哪裡都到不了。」— Jessie 徐晨軒

 

Photography / Wang Kai Yun
Styling &  Creative / Sasha Liu
Interview & Text / Sunny Chiu
Makeup / Hungyi Lu 小美
Hair /蔡朋諺 Jun Tsai [im-ij]
Art Design / Vickey
場地協力 / 墨子 I Mozi

 

「妳知道我幾歲嗎?」更衣室裡,Jessie 邊不疾不徐地扣上 Proenza Schouler 白色丹寧褲的金屬釦,邊盯著手抱大紅色 Valentino 洋裝的我問道,眼神裡閃爍著某種說不出的神秘光芒。「21、22 歲?」在腦海裡追憶著她似乎就在近期的生日,我也對自己吐出的這兩個數字重新感到驚訝。「我剛滿 22,」Jessie 似笑非笑地回答,「我盡量不去想。時間過得好快。」

 

眼前這個才剛與我談論了城市、街道、閱讀、乃至文化市場的年輕女孩,不僅有著渴望走回校園、捧起書本學習的老派靈魂,她更懷抱著一顆望盡世界卻仍殷切的心。在整理出思緒之前,徐晨軒 Jessie Hsu 習慣性的短暫沈默似埋藏洶湧的安靜湖面,那在這個年紀的女孩之間、甚至是當代的人群裡面,都是難能可貴的平穩,對比著她所旅居紐約的喧囂,喜愛往上州 (Upstate New York) 逃的 Jessie 也在每一個日子持續雕刻著自己的堅定。

Blazer and Trousers,Dior
Shirt,Calvin Klein of Art Ha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位剛滿 22 歲的女孩,通常都在做些什麼?仍踩在大學生的年齡區間,她們可能在課餘時間享受著社團活動、到美麗的餐廳與咖啡廳打卡拍照,然而 Jessie 卻奔走於時裝周期間一場又一場的試鏡 (casting),經常連坐下用餐的時間都沒有。15 歲踏入模特兒一職的她,年紀輕輕便累積了近八年的工作資歷,想必為了自己的夢想,她曾面臨過大大小小的取與捨。

對 Jessie 來說,這個讓她瞬間成長並獨立的機會很是難能,「同年紀的人可以玩得很瘋,我不行。有時候會小抱怨一下,但是再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她以獨有的平靜語氣這麼對我說。人總會有疲憊的時候,當我問起 Jessie 她如何處理心中這些矛盾情緒,她則回答:「覺得很累的時候,就會找一天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家發懶,或是跟男友搭火車到上州走走,一天來回。」

與其身陷比較與埋怨,Jessie 更專注在自己的成長之中。

「很多事需要自己一個人完成,也很早踏入社會,所以這條路讓我成長得很快。」

這些話難免令聽者有些心疼,卻也照亮了 Jessie 心裡對於夢想的美麗偏執,而在她毅然決然走進模特兒行業之際,家人似乎以微妙的方式給了她各種鼓勵與砥勵。

Blazer and Trousers,Hugo Boss
Blazer(outer) and Heels,Gucci
Earring, Annelise Michelson of Artifacts
Umbrella, 
Fox Umbrellas of OAK RO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行業就是以年紀取勝,「我很開心他們能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憶起飛離台灣之前與家人的溝通,Jessie 說道:「我說要出國,家人就覺得:『好,妳去做妳想要的,但這是妳的選擇,要自己承擔。』因此他們沒有給我很多金援。」她繼續追想家人給她的一席話,「這是妳的選擇,妳大可留在家裡、留在舒適圈,既然妳要出去就要懂得獨立。」

對於模特兒來說,能夠在求學時期就獲得家人的支持其實並不容易,Jessie 敘述自己就曾耳聞其他人的父母告訴女兒們「畢業後再去做」、「先把書讀完」,然而以模特兒的工作生命週期來看,畢業才起步已經太遲了。Jessie 對於家人的理解十分感激,她回想起當時父母給她的忠告:「我爸媽說,『妳總有一天要回去讀書。但現在妳可以去做妳想做的事,因為這個行業就是以年紀取勝。』我很開心他們能懂這個行業。」

Blazer,Pleated Dress,and Hangbag,Valentino
Earring, Annelise Michelson of Artifact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恐懼,只會讓人哪裡都到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台灣出走上海,在拍遍各大雜誌 (並以中國版《Vogue》做為完美句點) 以後移居倫敦,又再從倫敦隨著男友前往工作仍沒有著落的紐約,Jessie 的步履看似一直有個方向性,然而有些決定卻是她口中的「順著自己的心」。

「有規劃就好,想做什麼就去做。」她悠悠地以這幾個字句帶過可能有過的掙扎,並繼續形容在紐約曾經有的一段「吃土」時光:「男友想去紐約發展,但當時我在紐約還沒有公司,我對紐約有個嚮往,就決定跟他一起去。我跟爸媽說,『我會生存下來。』一開始就花老本吃土了一兩個月,每天限制自己只能花 15 塊美金。很幸運找到公司、有收入以後才不需要那麼辛苦。」

縱使 Jessie 今日擁有著令模特兒們稱羨的機遇,我們卻能瞥見是她對未知一躍而入的勇氣,讓她能撐起所有考驗。

「一開始就怕這個怕那個的話,就哪裡都不用去了。」

或許,她的堅定也將成為我未來躊躇不前之時在耳邊響起的小聲叨唸 (笑)。

Trench Coat,Isabel Marant of One Fifteen
Denim Jacket and Jeans,Proenza Schouler
Umbrella, Fox Umbrellas of OAK RO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寂寞練習:早起做早餐,不碰手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而,移往一個全新城市要面對的可不僅是工作上的困境,「獨處」是許多模特兒們需要認真看待的一課。「『學會寂寞』,是爸爸給的強心針。」論起 Jessie 如何過好一個人的生活?她點出爸爸交接給她的智慧。

「如果太在意沒有人陪、沒有朋友,自己會很失落。但如果能很享受一個人、很享受生活,也是件很美的事情。」

與 Jessie 聊起那些孤獨的日子,她提出了兩個自己培養出的習慣,好讓自己一邊享受、一邊維繫健康的獨處狀態。「我每天都一定會早起做早餐,」我想,這個動作的意義並不只是字面上的一頓早餐,那更隱喻了 Jessie 對時光的珍惜、對日子的敬意、對自己的照顧。

「我也不太會去碰手機,基本上就是完全不用。我只想專注於自己在做的事。住在那個地方,就應該好好享受那個城市。」她認為社群媒體只會使我們暴露在眾人的動態之中,然而當我們慶幸自己沒有錯過任何人的世界之時,卻往往看漏了自己的世界。

Blazer,3.1 Phillip Lim
Oversized Striped Shirt,Walk Of Shame of Artifacts
Wide Leg Trousers,Hugo Boss
Earring,LOEW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不出一條路的時候,就會多看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孤獨,有時會把人關進思想的胡同裡面,然而 Jessie 擁有屬於自己的一扇窗。「閱讀會使人成長,」過去曾主修西洋文學史的她,追憶原文書帶給她的快樂,「有些人可能不喜歡看書,喜歡用手機,但實際閱讀紙本比較能靜下來。」

閱讀類型屬「雜食」的她,羅列出近期的書單:「前陣子在讀《The Next 100 Years》,作者是美國智庫戰略預測的總裁,他預測了全球一百年後會是什麼樣子;再上一本讀的是《The Art of Dying》,作者在講家人邁向死亡的過程中,他失去什麼、學會什麼。」

字句之間,Jessie 透露出自己面對知識時的謙虛,不同作者們討論著的議題各異,卻都能為 Jessie 打破亦或者是延展出想法。她說:「我比較無助、自己想不出一條路的時候,就會多看一些書。看別人怎麼說,才能在想法上有所突破。先不要想,想不出來。」

Blazer,The Row of Art Haus
High Waisted Trousers,3.1 Phillip Lim
Boots,Valentino
Necklace,Dio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化,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個很大的市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孤獨的觸角,多少也會延伸到 Jessie 的東方臉孔這件事。「文化,對歐美國家來說是個很大的市場。」她一語戳破現今被炒熱了的多元種族現象,其實是對文化的某種消費,「雖然隨著全球對文化的尊重響應,而相對比較重視東方文化,那對歐美國家來說仍可能只是『市場』。看過不少封面誤植文化,要求洋人出現在東方場景。」

看似熱烈追捧,品牌與媒體實則對亞裔模特兒不甚客氣,「有時候會被當成中國人,覺得你可能不會講英文,就連招呼都不會打。」對於一心想將台灣端上國際舞台的 Jessie 來說,也有一些挫折時刻,在白人優越主義之下首當其衝的她無奈地說道:「對他們來說,妳可有可無。有些秀會發妳 casting,但最後才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要用亞洲模特兒的意思。」

然而,Jessie 也舉出有不少品牌將膚色議題操作得令人讚賞,而她在七月甫出鏡的 Clinique 系列廣告《Fifty Shades》,就是其中之一:「Clinique 找了五十種膚色的人來拍《Fifty Shades》。那時他們真的放了五十個格子,看妳在哪個顏色,從最白的北歐人到黑得發亮的黑人都有出現。我覺得是做得很好的形象。」

Coat,LOEWE
Belted Long Vest and Trousers,
Max Mara

Earring,Dior
Heels,Gucci

在時尚的花花世界裡,Jessie 安靜地凝視從她眼前飛逝的一切,並將這些觀察書寫在心版上,進而凝聚成屬於自己的、一個一個規模不大卻深具影響力的結論。她前進著的步履從未被自己的年紀所困住,反而將這年幼化作優勢,捷足奔向了其他女孩們難以望其項背的世界裡。我想,在裝飾古典的墨子髮廊空間當中、身著中性造型的 Jessie,隨著快門聲投出的每個凍結瞬間,都埋藏著她不隨波不逐流的堅定。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