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Editorial

「要能大膽發夢,也要敢於清醒。」:專訪 Gia 唐熒霜

 

六年前曾在一個拍攝場合見過 Gia 唐熒霜,這回拍攝再次踫面,Gia 仍跟我記憶中一樣,總是掛著笑臉、親切而溫暖,拍攝前她跟一旁熟識的彩妝師、髮型師輕鬆的聊著天,正式拍攝時則一秒切換到百分百投入的工作模式。

她是首個登上義大利版《Vogue》封面的台灣模特兒,拍攝過 Giorgio Armani 旗下的 Amani Jeans 廣告、與好萊塢演員 Chris Pine 在 Armani Code 香水全球廣告中合作,甚至突破身高限制、破格登上 Emporio Armani 的伸展台…..,這些洋洋灑灑的成績,寫滿了她的履歷表,讓台灣時尚圈談論到登上國際舞台的模特兒時,回回都一定有她的名字。

然而,有著如此亮眼成績的 Gia,卻坦言小時候並無想走上伸展台的志願,雖然一直都對美的事物抱有熱忱,但直到大學時期幫學姊走了一場秀,才開啟她踏入模特兒圈的契機——當時在後台緊張地隔著布幕縫隙偷看、還有點焦慮的她,一踏上伸展台所有的緊張都被一股熱血沸騰給取代,也因此有了想成為專業模特兒的念頭。

 

 


以「非主流美」征服國際時尚界


在 Gia 剛入行的那段期間,台灣的「主流」風潮受日本文化影響,女孩們偏愛甜美打扮、並視日本雜誌為時尚聖經。在推崇水汪大眼的環境下,有著細長鳳眼、帶有「東方感」的模特兒們在當時被視為是「非主流」,工作也相對受限,Gia 回憶說:「一開始當然會很受挫,覺得是不是自己不夠好、表現不好、不受到廠商喜歡啊…會不停懷疑自己,但我沒有放棄,就是希望可以朝著最初的目標(出國工作)前進。」

或許當時還有菜鳥的憨膽吧,抓緊決心,Gia 就這麼一路從香港到新加坡,接著走上米蘭、巴黎、紐約、倫敦四大時裝周的舞台。外面的世界很開闊、舞台很大,言談間她的眼睛閃閃發亮,也分享道隨著在外闖蕩的時間越長,自己心底的懷疑也逐漸轉化成接受與肯定,畢竟每個國家都會有不同市場類型,「被拒絕」是常有之事,她說道:

「後來視野打開了,當你發現你的舞台是全世界,有這麼多、這麼多地方可以工作的時候,就不會那麼侷限自己、那麼往心裡去了。」

Shirt and trousers both by Gucci. Suit Jacket by Dior

 

 


初闖國際時尚圈,

受文化震撼的溫室小雞


面對今年混亂的疫情,近年都身為「空中飛人」的 Gia 表示自己剛開始超開心:「年初的時候就覺得『Yeah 終於不用再飛了!』,過了兩個多月慢慢有點不安,到現在已經半年了,很想念出國的感覺,相信大家都是吧(笑),也開始幻想跟計畫解禁後要去哪裡。」

而回憶起當初到國外闖盪生活,Gia 笑說自己當時好像剛從溫室出來的小雞一樣,等著被這個世界宰殺,除了第一次到米蘭的時候手機就掉了、或是被室友騙錢等糟心事外,最讓她受到衝擊的就是文化與民情了。

從小生長在亞洲的我們,多數都有著禮貌至上的民族性,也因此常遷就他人、忽略了自己的聲音,導致不敢真實表達自己的想法,顯得較沒自信,「可是出國之後讓我感受很深的是,我可以很有禮貌、同時保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會因此被拒絕或被討厭。」Gia 繼續分享道:

「他們能包容很多種聲音,我從跟同事、公司、客戶的互動都可以深深感受到這點,他們會願意聽你的聲音,即便你的聲音不一樣,當中都不會有芥蒂。」

如此多元又自由的工作氛圍聽了讓人嚮往,不過 Gia 也接著說:「但亞洲注重細節和技巧的堅持是非常寶貴的,畢竟有時過於浪漫的民情反映在工作上,不一定都是好事。」她舉例:「像是在國外工作 Call time 是9點,實際工作時間可能要到9點30或40分才開始。他們會先很浪漫地喝杯咖啡、聊個天、抽根菸⋯⋯我會在那裡很焦慮想說:『我怎麼沒有事情做、我怎麼沒有事情做⋯⋯』,會很害怕自己不夠專業。」

「後來聽經紀人說客戶對我的評價很好,但他們覺得我怎麼都只想要工作?我才發現聊天對他們來說其實也是工作的一部份、是很自然的事,而不是說我24小時都要表現得很投入才叫『專業』。」她笑著說:「但我還是帶有亞洲人的拘謹——就是我工作的時候就有工作的樣子,不會嬉笑或聊天。其實就是對專業感的標準認定不一樣。」

Dress by Miu Miu. Rings by BVLGARI

 

 


毫無顧慮剪去一頭長髮

「因為我想要改變自己的心境,才改變了外在。」


模特兒是一個將多種想像、交流與創作,用肢體和樣貌呈現給世界的工作,而在這個過程中,多數人的造型和打扮也會受限於客戶的需求而無法隨意更動。因此看到 Gia 近期以俐落短髮出鏡眾多大片和廣告,我不禁好奇地問道,是什麼契機讓她毫無顧慮的剪去一頭長髮?

她語調平靜地談起年初因狗狗生病過世返台,那陣子她也去探望了正在化療的朋友。接連面對與死亡相關的經歷讓 Gia 有了種體悟,突然覺得要好好把握自己還可以做什麼的時候、更珍惜當下地去做想做的事才行。

「當時是一月,我們正要拍攝台灣版《Vogue》三月號封面。」Gia 接著說:「但我真的好想剪這個短髮,而且剪了以後還可以捐給需要的癌友,於是我去問了雜誌方,可不可以這次拍攝讓我剪短髮上場?原先公司還很頭痛,結果沒想到他們都說:『Ok,沒問題啊』,然後這件事就成了,我就很開心。」

那麼剪了短髮後,心境上有什麼轉變嗎?聽完我疑問,Gia 歪頭、停頓了幾秒:

「我覺得心境上倒不是因為頭髮而改變,而是我本身想做一個轉換,所以我才做了這樣的改變——所以應該是說,因為我想要改變自己的心境,才改變了自己的外在。」

Tassel jacket by Prada. Rings by BVLGARI

 

 


期望這個「吃青春飯」的行業,

能更打破傳統價值觀與框架


如同我對她剪短髮的疑問,不只行業內有既定的框架,現實生活中的女性也常被傳統社會的價值觀或期望給限制。Gia 曾在社群上形容,模特兒就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並在今年美版《Vogue》三月號中的訪問分享,自己曾被告知不要向客戶透露年齡,以減少被拒絕的機會。

「我們被教導要成為某個特定的樣子、去做某件特定的事,但我們永遠不應該為自己的真實身份感到羞恥,尤其是作為亞洲女性。」

訪問中她這麼說道,這讓我不禁想像起模特兒們在面對年紀、外型、以及所謂「主流」與「非主流」等框架時,那種不安的焦慮心境。

人們對於不瞭解的事情總會保持距離,偶有害怕懷疑、甚至極端一點的可能會厭惡。Gia 認為,當看到與自己不一樣的人,相互了解是第一步,先試著去了解他的故事,而不是一昧排斥,她分享道:「東西方在這部分的開放度就差很多。他們(西方)不管是多元文化、種族色彩、性向、年紀等——像我也會跟比較年長或跨性別模特兒一起工作——這都是非常普遍,不只存在這三、五年之內,已經是很平常的事了。」

「在加拿大或美國工作時常會遇到小孩已經很大的同志伴侶,在寒暄問候時男性彩妝師就很大方的說『我和我老公聖誕節要帶小孩去哪裡玩』,你可以感覺到這個愛是很廣泛、很自然的。」她舉例:「我覺得這方面台灣在亞洲算是走得很前面,那我們也許可以更多元去接受這件事,在審美上也能有更多的樣子。」

Gia 也提道,從推崇纖瘦模特兒到大尺碼模特兒,或是邀請有一頭白髮、60歲以上的年長女性來擔任廣告主角,這幾年時尚圈的確有不小的進步,可在這中間還有各種身材、各種年紀的女性,不是只有大或小、年輕或年長這兩種對比,不管是20幾歲、30幾歲、50幾歲,或者2號、6號、14號,她表示:「各種年紀跟身材都應該要被接受、被包容。」

 

 


人生沒有唯一解答,

找尋能支撐自己的那股信念


節錄一句她在社群上所分享的:「先接受自己的優點與缺陷,才能在黑與白中間調和出優雅的灰。」一路上或許會被質疑、被拒絕或者遇到難度更高的關卡,但請不要輕易地放棄,而是要相信自己;人生沒有唯一解答,能隨時被開心的時刻填滿,也可能會不經意地被憂慮吞噬,面對變化無常的百態,Gia 坦言一切都需要時間調適。

「去年到今年是我非常低潮的一年,因為失去了我重要的狗狗,他其實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信念之一。」她分享:「但我覺得很幸運的是我們有朋友、有很多文章或書籍可以尋求幫助。像今年初在紐約拍《Vogue》時,我其實還是很迷失的,後來剛好跟小花(蔡宜樺)見了面——我覺得上天有時候就是會安排一些訊號跟天使到我們身邊——她就在那時候給了我一些信心跟信念,還有看事情更寬廣的一些方法。」

「我相信她也有一些需要消化自己低迷情緒的過程,我知道她有信仰,而信仰這件事也是某些人幫助自己的方法。我覺得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信念吧。」

除了無形的信念,另一個支撐著 Gia 的便是致力動保及環境永續的推動。被動物直接單純的眼神而感動、也著迷於人類與動物間的奇妙交流的她,表示在工作上自己得到的太多、給予的太少,為平衡身心狀態,她在多年前幫自己規劃了一趟志工之旅,也因此開啟一扇投入動保領域的大門。

「我一直覺得我要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才行,因為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雖然以前亞洲人常說『為善不欲人知』,可是我就覺得不能不讓人家知道啊!這件事情如果是對的,那就要讓大家知道。」被自己突然放大的音量逗笑,Gia 接著說:「今年過年我找了攝影師朋友一起去拍攝(大象志工之旅),想分享給更多的人,但可惜因為疫情關係無法做更多深入的採訪報導。」

 

 


 要能大膽發夢,也要敢於清醒


時尚產業確實是個光鮮亮麗的物質世界,有時候會不自覺深陷其中,或者無法平衡壓力和輿論喘不過氣,除了利用運動來排解憂鬱,對此 Gia 認為學習建立屬於自己的自信,更是模特兒的必備技能,她也點出這一路以來的心得:「自信心是要靠自己去建立的,不能一直依賴他人給予。因為如果別人沒有給你的話,你就會瞬間崩解。」

「因此我覺得人要能大膽地做夢,但也要有清醒的勇氣。」

「我不是一個永遠最樂觀或狀態最好的人,但我是個可以一直去做夢的人。我相信自己可以完成這件事、並找方法去達成,不會在開始就先否定自己,進而在實踐目標的路上找到力量跟自信。」Gia 繼續解釋道:「為了完成目標,你必須去努力、學習、找資源和方法,這過程中就會充實自己,而在充實自己的過程裡,你就會建立起自信心了。」

「但如果一直都做不到,那你也必須要清醒、要肯承認這是失敗的⋯⋯當你清醒了、接受現實之後才能去找下一條路,否則只能停在原地,就不會繼續前進。」

 

 

 


老話一句:做就對了!


隨著時尚圈倡導多元價值,身為觀眾的我們也能看到越來越多不同族群、臉孔出現在雜誌封面或品牌廣告上,不過就如英國皇家芭蕾舞團首位肯亞裔的首席舞者 Francesca Hayward 在某篇訪問中說到的,她期望未來不要將膚色或種族放在首要討論項目,而是聚焦在藝術家們付出心力與汗水所磨鍊出的才華上。

Gia 分享了她的觀察,提到歷年具有代表性的模特兒都有非常強烈的個人特質或價值觀,像是自己很喜歡的模特兒 Teddy Quinlivan 和 Nathan Westling 等人。「當人們喜歡跟認同這樣的偶像時,他們追蹤的是他的價值觀,有點像現在意見領袖(KOL, Key Opinion Leader)的意思一樣。」至於外在特徵,她也認為沒有必要過於聚焦:

「當我們不用再去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是社會最和諧的時候。」

Top,blazer and trousers all by Max Mara. Earrings by Chloé

在社群當道的現今,「模特兒」也算是另類的偶像標竿,對此 Gia 也想在訪問的結尾與正在閱讀訪問的少男少女們分享,若心裡有想做的——不論是要成為模特兒或神奇寶貝大師——「相信自己、去做就對了!就是老話一句。」她笑答:「唯有勇敢去做才能知道有沒有可能成功——因為沒有踏出那一步的話你就永遠不會知道。所以不要設限自己、真的不要設限。如果別人給你限制,那也只是他們依人生經歷給你的『建議』而已。」

「我很喜歡一句話說 “Impossible” 是 “I’m possible”,這句一直支持我到現在。也許有人會覺得我太天真,說『啊你怎麼覺得什麼都可以做?』,但如果連自己都覺得不行的話,那誰要來幫我完成?」

 

 

Photography:Wang Kai Yun
Stylist: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 Charlie Lee @ A Day Media
Make up:Hungyi Lu
Hair:Miley Shen
Special thanks:Catwalk
Art Design : Paige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FOLLOW US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