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Editorial

「只要你專注做好一件很棒的作品,它就會被永遠留下來。」:專訪 I-Hua 吳宜樺

 

採訪當日踏進攝影棚已是晚餐時間,不見忙了一整日的疲勞團隊,迎接我的是歡快背景音樂與喀擦不斷的快門聲,吳宜樺穿著紫色西裝,一頭耀眼金髮被溫暖棚燈烘托的閃閃發光。

「以前比較少機會這樣拍攝,不曉得為什麼,可能是台灣比較少吧,加上過去我在國外比較多接觸的也都是彩妝、服裝廣告。」看著自信駕馭服裝的宜樺,訪問時我有點不敢置信,她解釋道:「這類型通常是人物拍攝,或是攝影師要拍作品時才會出現。所以能參與這次拍攝我還滿開心的,因為自己其實一直都想試試看這種風格。」

Suit Jacket by JACQUEMUS of ART HAUS

迎來出道第十年,吳宜樺不禁感嘆時間過得真快:「我是17歲時出道的,若不特別去注意都還會有種剛出道的感覺,沒想到一晃眼就十年——都已經是個老模了!」宜樺一邊回憶,一邊以爽朗笑聲回應:「回首自己的成績,沒有大好但也沒有太差。」

「蠻慶幸自己一直都還滿努力的,所以一路上都沒有後悔的時候。」

 

 


既然是自己選擇的,就要把它做好做滿


雖說出道滿十年,其實吳宜樺也不過27歲而已。從2011年新絲路模特兒大賽發跡、2013年義大利羅倫模特兒大賽進軍國際,年輕輕輕就出道的她,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卻少了點大部分年輕人們趕上學、忙打工、夜衝等熱血經歷,現在回頭看,會不會覺得有些可惜呢?

「其實還好耶!搬到台北後也常跟公司的模特兒們出去,對於大學時期的熱血體驗,我覺得只要保有一顆年輕的心,想什麼時候做都可以。」宜樺接著分享,學生時期對未來感到一片迷惘,直至誤打誤撞走上了伸展台,才發現竟然有自己喜歡、同時也能做得很順手的工作。「高中時的自己其實不太愛讀書,有時候會遲到、不去上課。」她解釋:

「但工作就不一樣了,既然是你自己選擇的,就要做好做滿,因為這不只有關係到你自己一個人而已。」

「剛到台北工作時,最菜的菜鳥都必須要第一個到現場準備,很多時候五點半、六點就要起床,常都會覺得好累喔!怎麼比之前上課的時候還認真?然後就很羨慕那些還在被窩裡睡覺的人們。」宜樺笑答:

「但其實過了那個階段就好了,因為每次到拍攝現場我都還是會很興奮——我真的很喜歡我的工作。」

Suit Jacket by JACQUEMUS of ART HAUS

 

 


實踐模特兒夢想的過程,是一趟奇幻之旅


聽到這裡,我想起宜樺曾以「奇幻之旅」來形容實踐模特兒夢想的過程,於是好奇問她,如果今天有個神奇時光機,會想回到哪個時刻呢?

「我會想回到剛開始出國的時候。」她歪著頭思考:「我是在2013年義大利羅倫模特兒比賽得獎、跟米蘭的經紀公司簽約後,就展開了國際模特兒的旅程,但直到2016年我才正式搬到紐約長待。」

抱著童趣的粉色大水壺,她說道:「很多時候當你什麼都沒有時,那個衝勁反而更大。所以如果用現在的眼光回頭看,我會想更早搬去國外;如果我早點搬去國外,或許能有更多火花也說不定?」

Blazer and Trousers both by MSGM

 

 


旅外工作並非外界想像的那樣夢幻


「這當中有緊張、興奮,當然也有像是跌落地獄般的低潮期,但大多時候我都是感覺快樂、幸福,同時也很珍惜與滿足的。」回顧這十年的模特兒之旅,宜樺娓娓道:「最深刻的其中一個就是拿到 Maybelline 的代言。那時我剛搬到紐約,經過層層面試才得到這份工作。」

說到這裡,她細心地和我解說,在台灣,代言的面試通常是與客戶或廠商來回一、兩次後就能塵埃落定,但國外的做法卻大不相同,除了品牌端的客戶,連拍攝時的製作公司、團隊成員都會一起參與。

以她與 Maybelline 的合作來舉例:「我第一次面試就跟 Maybelline 的 CEO 見面,接著第二次面試換到了一間製作公司。大會議室進來了一、兩個人,我原本以為就這樣,沒想到最後整間辦公室都坐滿了,有些沒位子的人們還坐在桌子上,人很多但氣氛非常輕鬆。」

她說道:「或許知道英語不是我的母語,每個人都很友善,希望能讓我放輕鬆、多認識我這個人。所有參與品牌拍攝的人都來跟我聊天,我覺得很酷,最後也順利拿到這份工作,是一次印象深刻的工作體驗。」

「但另一個回憶就比較恐怖了。」話鋒一轉,宜樺回憶起19歲那年到米蘭參加時裝周,臨時接到公司電話,表示要在30分鐘內打包完成、並搭乘臥舖火車前往巴黎,為緊接而來的時裝周做準備。

Blazer and Trousers both by MSGM. Slippers by CHARLES & KEITH

或許是中間的溝通與聯繫出了問題,導致宜樺在發車前無票可買,她生動地說著故事:「旁邊兜售黃牛票的人一直吆喝我,我也很老實的說我身上只剩40歐。眼看車票要過期,他只好收下我的現金,我才有辦法準時搭上火車。」

語言不通、手機沒電,身上也沒有任何現金,當年19歲的宜樺,就這樣又冷又餓地擠在狹小的臥鋪座位,「那是最便宜的車票,途中還遇到上車抓捕偷渡客的警察,跟我同車廂的兩個外國人就在我眼前上銬被帶下車,當時我也聽不懂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真的超害怕又超無助的。」

Blazer and Trousers both by MSGM

 

 


疫情間的心態轉變,學著捕捉休閒時的各種美好


時間快轉幾年,如今的宜樺可是經驗滿滿的模特兒,儘管有時仍會有語言不通和突發狀況,但她已經不會像當年那樣徬徨失措,能沉著地應對旅途上意料之外的驚喜。

而身為長時間旅居在外的國際模特兒,另一個讓宜樺感到恐慌的還有延燒兩年的疫情。她與我分享,台灣對專業模特兒的需求及重視度相較國外少,而另一個影響最大的,不外乎就是對模特兒來說最珍貴的曝光機會。

Blazer, Trousers and Sandals all by Chloé  

「其實這種類似公眾人物的產業,大部分都還要靠年紀取勝。所以去年我有點緊張,因為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出國,萬一要等好幾年,可能我都已經快30或30幾歲了,某種程度當然是比不過剛出道的模特兒們。」

她接著說:「國外產業也比較喜歡找新面孔,所以在台灣如果需求少、工作少,我一直沒辦法曝光,那我就會慢慢消失了——不過幸好台灣的疫情控制得很好,很多在國外無法舉辦的展覽和活動都可以在這裡進行。因此覺得自己還滿幸運的,儘管工作不多,但陸續都有能曝光的機會。」

在台灣的日子,對宜樺來說就也像是個另類的假期,開始注重養生、降低使用手機的時間,同時讓腦袋放空,不把自己逼得太緊;沒工作時就和朋友出門走走、露營,享受過去十年鮮少體驗到的片刻悠閒,就如她所說:「我之前去過巴黎時裝周好幾次,卻一次都沒看過艾菲爾鐵塔,都在看地圖。有次猛然抬頭才驚覺自己其實已經路過鐵塔好幾次,完全沒意識到它就在我旁邊。」

Blazer, Trousers and Sandals all by Chloé

 

 


做好專業本份,剩下的就交給天吧!


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模特兒其實是個不斷「被選擇」的工作,吳宜樺舉例她過往被時裝周曾經一天就跑了18場面試,從模特兒的角度來看競爭激烈,但對品牌來說則代表選擇相對多元,若不是最合適的人選,這一季就不會被列入走秀名單中。談到這裡,宜樺也心有戚戚焉:「那時挫折就比較大,覺得怎麼大家都滿喜歡我的,為什麼最後還是沒被選上?」

Bodysuit by Totême by ART HAUS

面對這樣不斷遭受挫折、被放大審視的工作常態,宜樺表示她在與資深的國外模特兒們聊天後,才認知到被拒絕不表示自己的能力出了問題,而是當時面試中還有其他模特兒,她們或許更適合展現品牌服裝和概念,她理解到:「雖然這次被拒絕,不代表下次就沒機會;這季品牌喜歡你,下一季還是有機會被找回來面試的。」

就這麼換個角度思考,看待事情便會完全不同,心境上也更能調適自如,她分享:

「其實我們是被選擇的人,因此只要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就交給別人——畢竟你無法左右他人的選擇,現場也會有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發生,所以就專業但輕鬆面對就好了。」

Bodysuit by Totême by ART HAUS. Jacket and Trousers both by JW Anderson of ARTIFACTS. Sandals by CHARLES & KEITH

 

 


相信自己有能力解決所有問題


在模特兒之路上奮鬥了十年,回憶起17歲時的自己,宜樺感性說道:「我想跟她說,就算遇到很多挫折跟意料之外的事情,都不用害怕,因為我相信你是有能力去解決這些事情的。」

以前的她經常糾結於小事——像是試鏡沒被選上等等,並習慣在事後先檢討自己一番。「當然,檢討自己不是錯的,但太過度的檢討反而會在無形中給自己加上太多壓力。」宜樺接著說:

「若要說我這十年來轉變最明顯的,就是學會做好自己的本分,有時間時去加強不足的地方、有新的機會就努力去嘗試,是旅程中最大的學習跟收穫。」

Bodysuit by Totême by ART HAUS. Jacket and Trousers both by JW Anderson of ARTIFACTS. Sandals by CHARLES & KEITH

「至於沒變的是,我還是很喜歡我的工作。喜歡的程度不比出道時少,甚至越來越多。」

聊到這裡已接近晚上九點,宜樺眼裡卻沒流露一絲疲態:「我真的很享受每一次的工作,不管是平面拍攝、廣告還是走秀,任何一個可以露出的工作機會我都很享受在其中,完全不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

Bodysuit by Totême by ART HAUS

看著她炯炯有神的目光,我想起身邊不少朋友在出社會時也都是滿懷憧憬與熱忱,可如今大多都隨著時間被消磨殆盡,而與我們年齡相仿的宜樺卻能從每次工作裡再度拾起熱愛,心底不免一股感動。

「有時候還是會抱怨啦!但生氣過、抱怨完了,還是會很有動力去迎接下一場工作。」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Bodysuit by Totême by ART HAUS

 

 


專注作品本身,而非一昧追求社群流量


隨著社群跟自媒體的盛行,模特兒行業也發生很大改變,比起過往專注於拍雜誌、走秀,現在的模特兒也算是半個藝人,經營社群和自我形象似乎也變成一件必須的事情。

「我剛出道的時候社群媒體才剛開始。一開始大家真的都只是單純分享生活而已,現在演變成自媒體後,連品牌、客戶都會去看你的追蹤人數跟讚數——它帶來的好處有多少,壞處就有多少。」宜樺分享:「我曾經跟其他從事創作的朋友們聊過,我們都同意自媒體是現在很重要的平台,但還是會回到自己的作品本身。」

Sweater by TheOpen Product of ARTIFACTS

「雖然可能無法有快速曝光的流量,但我們都相信,只要你專注做好一件很棒的作品,它就會被永遠留下來。要把它做好,而不是為了求一時的讚數——因為如今人們看得很快,忘得也很快。」

宜樺隨後解釋,社群媒體對她而言比較像是個能自在做自己的平台,雖然自認不擅經營社群,但透過分享拍攝的幕後趣事和不假修飾的生活點滴,她用真誠的一面在 Instagram 上收服了10萬粉絲的心——因為對她來說,能直接回覆粉絲的訊息和留言、互動,比千萬讚數與流量還要珍貴。

Sweater by TheOpen Product of ARTIFACTS

 

 


給年輕模特兒們:請主動創造機會


提到粉絲來信,她表示其中大部分的問題都是詢問如何踏入模特兒產業,或者如何前往海外工作,接著也大方分享:「不管是在台灣或國外,只要主動一點的去展現自己的作品,我覺得都是很值得一試的。」

不像台灣大部分的經紀公司,需要等有空缺時才會釋出試鏡機會,國外的限制相對寬鬆,若已經有作品和履歷,隨時都能寄 e-mail 或打電話預約面試——就像她當時主動爭取機會去韓國闖蕩一樣。她這麼表示:「雖然這樣建議很怪——因為我自己不太經營自媒體(笑)——但我覺得以現在的趨勢來看,從自媒體開始,相信對年輕世代的模特兒也會更有幫助。」

Shirt, Skirt and Waistcoat all by Tory Burch. Boots by CHARLES & KEITH

 

 


工作之餘,也別忘了享受當下


最後問到未來展望,宜樺很老實地表示自己也說不準,畢竟世界瞬息萬變,計畫也總趕不上變化:「當初我到紐約只想待三個月,後來接到代言後一待就是兩年。所以對於未來,我自己也沒有確切的長遠計畫,但以短期來說,明年春季就會再飛往國外了,計畫先去紐約再去韓國,大部分時間都會在國外度過。」

她解釋:「通常旅居海外的模特兒,在不同國家會有不同經紀公司,目前韓國跟紐約的公司是最希望我回去的。想想也兩年沒回去了,明年就都安排一起回去看看。」

「其實明年出國的心態跟之前很不一樣,因為我幫自己規劃了工作之餘的活動,希望可以好好享受生活。」除了工作,她也與我分享了對生活的全新安排:「過去出國時,我一心都只想著要工作——因為沒工作就沒收入、沒收入就是一直在花錢,很容易讓自己壓力過大,所以現在我想以放鬆的心情來把握每個當下。」

Sweater by TheOpen Product of ARTIFACTS

 

 

Read More

>>> The Femin 專訪:「我是那種,哭一哭就能重新打起精神來的人。」 — 吳宜樺 I-Hua

>>> 揮別出國惡夢,「強迫症女孩」I-Hua 的行李整理術

 

 

Photography: Wang Kai Yun
Styling: 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Charlie Lee
Makeup: Hungyi Lu 小美
Hair: Fran Lin
Art Design: [email protected] A Day Media

© A Day Media Limited. 所有內容嚴禁以任何方式轉載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